藝術評論_大英博物館珍藏展:古希臘人體之美

 

啊!~好色喔! 

 

邱建一2010.10.25.


AN00368231_001.jpg  

飲酒宴的娛樂(雙柄耳杯局部),西元前第五世紀,外徑10cm。希臘城邦期,雅典(大英博物館)。


 

「啊!~這是什麼?」

「好色喔!」一群可愛的美妹掩面驚呼!

參觀「大英博物館珍藏展:古希臘人體之美」第七單元展品「愛與慾」時,大部分的人都會一時驚愕,然後故作鎮定的轉開視線快步走開。觀眾沒想到的是這些生活在2500年前的古希臘人,居然如此的鹹溼,居然如此的直接就把這些赤裸裸的性交畫面給呈現出來。

其實,現代人會有這樣的疑義的理由不外乎現今的倫理觀念認為裸露是不雅的,更不用說把性器官或者性交畫面在公眾面前展現。我們會覺得臉紅心跳的理由,是現代的道德觀作祟的結果,但時光輪轉,如果是換成是古希臘人的話,那他們並不覺得這有何不妥,甚至覺得我們太大驚小怪了!

古希臘作家阿里斯多芬(Aristophanes)在他的戲劇作品《鳥》(The Birds)裡有以下的描述:

「一位父親對他的朋友說:『你剛看到我的兒子剛從健身房跑出來,剛洗完澡,全身很乾淨,你竟然沒有親吻他,你沒對他說半句話,你也沒去摸摸他的睪丸,虧你還是我們的朋友!』」

隨意動手摸摸別人的睪丸?這在現在世界裡簡直是一件不可原諒的無理行為!但這在古希臘世界裡可是一個表示親密的舉動。而且,不只是睪丸而已,包含陰莖在內都是「社交行為」的工具之一,古希臘人談論到性器官,就像是現代人握握手一樣的普遍,這是一種普世價值觀,在過去是很常見的行為。

陰莖以及睪丸在古希臘世界裡廣受崇拜,古希臘語的「健身房」(gymnasium)一詞的字源就是「裸體」(gymnos)。對這些活動在3000年前的人們來說,赤身裸體並沒有什麼不雅的,甚至被認為這是「雅典的民俗服飾」。

勃起的陰莖象徵著古希臘人的力量,西元前476年,當希臘人在「第一次波希戰爭」打敗波斯人之後,他們在雅典舉行了紀念儀式,並同時豎立起三座象徵希臘勝利的大理石赫馬雕像,而他們都具有勃起的巨大陰莖。後來這些雕像的勃起部份又被波斯人敲碎,以報復希臘人的反抗。

廉恥觀或是倫理觀是一種很現代的觀念,這個辭彙可能晚至16世紀才誕生。但是這種觀念其實在很早以前就已經誕生了,例如古羅馬人在談到古希臘人人,他們常常鄙夷的說:「這群雞姦者!」而這其實就是廉恥觀或倫理觀的一種展現方式。

所有的歷史學家、社會風俗史學家們都同意,我們現代的社會可能因為法律的約束與教育的普及,所以是人類有史以來倫理觀與廉恥觀最嚴苛的時代。而人類的歷史當中,從古到今其實每個時代的道德尺度都比現代來得更開放些,雖然每個時代還是有所差異,但大抵上還算是比現代開放許多。

何謂廉恥觀?

「一個人在面對與性有關事物所產生的羞恥感、不安情緒,以及習慣性的不自在。」這是現代人對廉恥的廣義定義。

但對於古希臘人來說陰莖與性交並不是需要遮遮掩掩的動作,這種與生殖行為有關的行為甚至是神聖而且是不可侵犯的領域,任何人只要願意都可以自由地展現裸體,至於性交行為甚至可以在某些公開場合裡進行,而且大家不以為忤。(古希臘人的儀式性性交行為,這部份我留待下篇文章再討論。)

「如果你按照我的方法來做,你將會有隆起的胸膛、光亮的肌膚、寬闊的肩膀、靈巧的舌頭、結實的腰身,更重要的是你將會有粗大的陰莖。…」

一位長者以此諄諄告誡他的學徒,在健身房裡有著這樣的對談:

「儘管我已經準備就緒,但我還是需要吃下許多的芥菜壯陽。我要摩擦你的鼠蹊部,趕走你胯下的蟲。」

摩擦你的鼠蹊部?

趕走你跨下的蟲?

現代的人如果敢用這樣的措詞對朋友(或女性友人)這樣說的話,那他的下場將會是非常悲慘的!不是當場被飽以老拳,就是扭送警局,再控訴以性騷擾的罪名,得吃上牢飯再冠上色狼的罪名。

時空差異,文化環境不同。曾經是神聖的陰莖與性交,在現代是卻成為不潔的象徵。古希臘人體之美的這個單元「愛與慾」的展覽品,其實是很好的社會學與風俗史的教材,它讓我們窺知古代世界裡的價值觀的差異。

所以,別再用有色眼光看待它們了!

淫蕩嗎?下流嗎?古希臘人可不這樣認為,如果你這樣想的話,那只是現代的倫理觀與廉恥觀作祟而已,你的腦海裡已經是先入為主地認定這是色情。

色不迷人自迷,不是嗎?

 

 

PS:

以下是關於這篇文章的討論串

http://amenra0131.pixnet.net/blog/post/20739374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menra0131 的頭像
amenra0131

Blog邱建一 // 蠹魚的第一千種死法!

amenra013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