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門寺資料集成(8)

 

法門寺的報導:2002/4/16自由時報

 

邱建一2010.9.21.


 

「樂透明牌」與「舍利明牌」

《自由時報》2002.3.4.「台灣論壇」

作者:孫慶餘

樂透彩在台灣激起搶購狂潮,發行單位預備半年份的紙張,三週就用完。每週二、五上班日兩次開獎,不但次數過多,產生資金排擠效應,而且員工無心上班,生產成本及社會成本加重。「貪婪之島」正在快速淪沈。

佛指明牌 紅頂和尚發財

宗教是對抗貪婪的利器,所有淨化人心、改過向善的行為,大多與宗教有關。但標榜「正信」的佛教卻已趕上台灣貪婪熱潮。迎佛牙、佛指不僅是鼓勵「迷信」,而且基於商業動機(星雲所謂「願為兩岸和平統一做橋樑」,既是政治動機,亦是商業動機),比起呂不韋及胡雪巖毫不遜色。原屬帝王統治及愚民專用的迎佛骨(韓愈是腐儒,沒有看清帝王的用心),現在成了「紅頂和尚」專用的「發財明牌」,使用的還是與帝王同樣的愚民術。

星雲義正詞嚴罵彩券熱、罵「樂透明牌」。其實「佛指明牌」與「樂透明牌」就發財的目的而言,並無二致。只是「佛指明牌」加上了宗教神聖性,足以掩飾最污濁的商業動機或政治權謀而已。當金錢動機也被捧為神聖(如資本主義及其背後所依附的新教倫理)時,「樂透明牌」或許比「佛指明牌」靈驗,而且手段光明磊落。因為佛牙、佛指的傳說自始就是一個宗教騙局。宗教騙局再被聰明的「紅頂和尚」借用,更是騙局中的騙局。

有關「佛陀舍利」之說,是從印度原始佛教過渡到部派佛教,再到所謂的大乘佛教,逐漸「層累」出來的(借用顧頡剛語。一個小故事或正史傳說經過層層加料,故事會越滾越大,傳說也會越扯越遠,例如西周最古的傳說人物是禹,孔子時代是堯舜,戰國時代是皇帝,秦代是三皇,漢代是盤古)。

佛教最初是婆羅門的異端,從反婆羅門教的基礎發展起來,以「緣起」、「無常」、「眾生平等」、「滅度」等否定婆羅門教的「輪迴」、「種姓」、「大梵天」等宿命論。此時稱為原始佛教,有神祕色彩(如三世諸佛、過去七佛、世界成敗劫數等),但基本上淺顯易懂,善做譬喻,沒有盲從與神話,釋迦是覺者而非神,滅度就是解脫生死輪迴及捨棄身外一切(法尚應捨,何況非法?)舍利崇拜尚未興起。

但釋迦滅後幾代,僧眾內部發生辯論、分裂。一些人仍採舊說,認為釋迦非神(化身佛),釋迦的話也不全是「經」典,人性皆有貪瞋,並非人人都可以解脫。另一些人為了傳教方便,堅持釋迦是神,其壽命及法力無邊(代表「解脫之死」的涅盤也成了「死而不死」),眾生「人性本淨」,人人皆可解脫。後者稱為「大眾部」。

於是,順著「大眾」(也就是俗眾)邏輯發展下去,佛像、舍利的崇拜就逐漸的興盛起來,配合聖靈及聖物崇拜的「學說」(如涅槃經)也發明出來了。最後涅槃及解脫被說成了高不可攀的境界(變成純經院哲學),同時愚夫愚婦也「通通有獎」,光靠念佛便可憑藉他力往生淨土。這些都遠遠背離了佛陀原旨。

佛教的聖物崇拜大約經過了五百年的「層累」,所有「證據」皆製造完備,而且「佛陀舍利」屢有增加。佛教於東漢傳入中國時已是這副面目,恰巧中國又是一個神權統治社會(天–祖先–天子),儒家及道教又爭以「天人感應」學說去護衛皇權(目的是「分一杯羹」),佛教之御用化、道教化及儒家化乃為勢所必然。淨土宗初祖彗遠即曾建議東晉皇室利用佛教去鞏固統治。唐代李節更說:「不有釋氏使安其分,勇者將奮而思鬥,知者將靜而思謀。則阡陌之人,皆紛紛而群起矣。」隋唐諸帝之利用佛教,乃至唐代的大迎佛骨,原本就是皇帝與佛教合謀,「各取所需」的統治騙局。隨著神權統治結束,迎佛骨也跟著結束了。

福田果報 最佳斂財工具

不幸的是,標榜「正信」的大乘佛教,在中國發展過程加入了太多「迷信」成份。除了和和尚個人甘受御用之外,福田及果報之說更是最佳斂財工具。食髓知味之餘,「紅頂和尚」自然想要更上層樓。於是諸如道教的迎湄洲媽祖、迎山西關公、佛教的迎泰國(西藏)佛牙、迎大陸佛骨,都出現了。而且過去是和帝王「合謀」,現在是和中共「合作」(致力「和平統一」)可謂一脈相承。

宗教原有淨化人心、引人向上的社會責任及功能,但中國的道教、佛教大多未經啟蒙及再生洗禮,也未從迷信及帝王工具脫胎換骨,基本上是中古思想及中國功利社會的擁護者。台灣會變成「貪婪之島」,台灣愚夫、愚婦會迷信「明牌」,會沿路跪接媽祖、佛牙、佛骨(表現奴性),以斂財為目的的宗教必須負最大責任–什麼人蓋的廟最大最多,什麼人談的福田果報最多,什麼人最擁護統一(這是護衛皇權的現代版),什麼人就是台灣向下淪沈的最大黑手。

(三月三日於台北)

    全站熱搜

    amenra013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