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門寺資料集成(10)

 

法門寺的歷史文獻:杜陽雜編

 

邱建一2010.9.22.


 

《杜陽雜編》咸通14年迎佛骨的記載

《叢書集成初編本》的《杜陽雜編》。(本書作者不詳,以文集的方式成書。)

 

咸通十四年春,詔大德僧數十輩,於鳳翔法門寺迎佛骨。百官上疏諫,有言憲宗故事者,上曰:「但生得見,歿而無很也。」

遂以金銀為寶剎,以珠玉為香帳、香舁[1],仍用孔雀氄毛飾。其寶剎小者高一丈、大者兩丈。刻香檀為飛簾、花檻、瓦木、階砌之類,其上遍以金銀覆之。舁一剎,則用夫數百。其寶帳香舁,不可勝紀。工巧輝煥,與日爭麗。又悉珊瑚、馬(瑪)瑙、真(珍)珠、瑟瑟,綴為幡幢。計用珍寶,不啻百斛。其剪綵為幡為傘,約以萬隊。

四月八日,佛骨入長安。自開遠門入安福樓,夾道佛聲震地。士女瞻禮,僧徒道從,上御安福寺,親自頂禮,泣下霑臆。即召兩街供奉僧,賜金帛各有差。而京師耆老,元和迎真體者,悉賜銀碗錦綵。

長安豪家,競飾車服,駕肩彌路。四方絜老扶幼來觀者,莫不蔬素,以待恩福。

時有軍卒,斷左臂於佛前,以手執之,一步一禮,血流灑地。至於肘行膝步、齧齒截髮,不可算數。又有僧以艾覆頂上,謂之「煉頂」。火發痛作,即掉其首,呼叫坊市少年擒之,不令動搖,而痛不可忍,乃號哭臥於道上,頭頂焦爛,舉止蒼迫,凡見者無不大哂焉。

上迎佛骨入內到場,即設金花帳、溫清床、龍麟之席、鳳毛之褥,焚玉髓之香、見瓊膏之乳,皆九年訶陵國所貢獻也。

初,迎佛骨,有詔令京師及畿甸於路傍壘土為香剎,或高一、二丈,迨八、九尺,悉以金翠飾之。京城之內,約及萬數…,又坊市豪家,競為無遮齋大會,通衢門結綵為樓閣台殿,或以水銀為池、金玉為樹,競聚僧徒,廣設僧像,吹螺擊鈸,燈燭相繼。又令小兒玉帶金額,白腳呵唱於其間,恣為嬉戲。又結錦繡為小車輿,以載歌舞。如是充於輦轂之下,而延壽里推為繁華之最。是歲秋七月,天子晏駕…。

 

 


[1] 「舁」讀音ㄩˊ,動詞,本意為「兩人共同舉起某件東西。」在這裡的「舁」應作名詞用,指的是「轎子」,據研究可能是「輿ㄩˊ」之音誤。輿就是轎子的意思。

    全站熱搜

    amenra013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