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門寺資料集成(28)

 

武宗滅佛(2):

 

會昌法難

 

邱建一2010.10.05.


 

、李炎與趙歸真:

李炎在即帝位之前任職藩王時就已與道教的關係密切,至於他為何與父親、兄長們的信仰不同捨佛教而就道教,則史未詳載,我們只知道他對佛教似乎沒有好感,但他確實被道家的長生不老之術、洗髓換骨之說、養生攝氣之學所吸引,而成為忠貞的信徒。

西元840年,李炎即即帝位,他隨即發禁軍千人之數,在首都長安的龍首池修建道教的「靈符應聖院」,並同時召集了道士趙歸真等八十人齊聚於宮中,在禁中三殿都設置有「金籙道場」,君臣道士都一起在此修煉道法。李炎又同時賜官衡山道士劉玄靖為銀青光祿大夫、充崇玄館學士,賜號「廣成先生」;他同時也拜趙歸真為師,賜官左右街道門教授先生,並親臨三殿的金籙道場,在趙歸真的主持之下於九天仙壇上受法籙。

武宗的崇信道教在會昌初年時就已很明顯了,宰相李德裕與左右言臣諫官曾不只一次上疏勸諫,而李炎則辯解回答:

「朕宮中無事,屏去聲伎,但要此人話道耳!(趙歸真)亦無甚過,我與之言,滌煩爾。至於軍國政事,惟卿等與次對官論,何須問道士。非直一歸真,百歸真亦不能相惑。」

趙歸真與劉玄靖甚得李炎信賴,他們藉此機會詆毀佛教:「言佛非中國之教,蠹耗生靈,盡宜除去。」而李炎本來就對佛教沒有好感,再加上之前的昭義鎮叛軍遁入佛門,佛教寺院又同時享有經濟徭役特權,以致於他頓時興起了打壓佛教行動的念頭。

李炎異常崇信道教,他打壓佛教的同時也未曾忘記過學習道法,但他的目的在於長生不老之術,以求萬世為皇帝。

據說李炎的駕崩與道教的金丹修習之法有關,他命趙歸真召集道士於禁中合煉金丹,而李炎每次服用之後精神振奮,方才30歲的皇帝因而開始縱情聲色之中,甚至藉著調習之法而荒淫無度。

李炎的妃子:賢妃王氏曾勸戒李炎服用金丹乙事:皇上服用丹藥,無非是想求得長生不老,但現在卻日漸消瘦,形似枯槁,應謹慎少服為好。但李炎的回答卻很直接,他說:「朕要的就是換骨!」

會昌晚期,李炎因為服用金丹過度,喜怒無常,旬日不言,會昌六年三月二十三日(西元846年),李炎駕崩於長安城的大明宮內殿,年僅三十三歲。群臣上諡號「至道昭肅孝皇帝」,廟號「武宗」。同年八月在宰相李德裕的主持之下,李炎歸葬於「端陵」(陝西三原縣北)。

 

二、會昌法難:

唐武宗會昌五年七月庚午(西元845年),武宗終於下令併省天下州郡縣與各佛寺,他決意想要徹底地剷除佛教在中原的勢力。根據《資治通鑑.卷二四八》記載:

「其上都(長安)、下都(洛陽)每街留寺兩所,寺留僧三十人。上都左街留慈恩、荐福,右街留西明、莊嚴。天下節度、觀察使治所,及同、華、商、汝州各留寺一所,分為三等,上等留僧二十人,中等留十人,下等留五人。餘僧及尼併大秦穆護,祆僧皆令歸俗。寺非應留者,立期令所在毀撤。仍遣御史分道督之。財貲田產併沒官,寺材以葺公廨驛舍,收銅像鐘磬以鑄錢。」

就在這件詔書頒佈後不到一個月,武宗在八月又再度下詔,這次的詔書不但更嚴厲地指責佛教,甚至還列舉了七月起始的滅佛運動實質成果:

「朕聞三代以前,未嘗言佛,漢魏之後,像(佛)教浸興。是由季時,傳此異俗,因緣染習,蔓衍滋多。以致於蠹耗國風,而漸不覺,誘惑人意,而眾益迷。洎於九州山原,兩京城闕,僧徒日廣,佛寺日崇。勞人力於土木之功,奪人利於金寶之飾,遺君親於師資之際,遠配偶於誡律之間。壞法害人,無逾此道。且一夫不田,有受其飢者,一婦不蠶,有受其寒者。今天下僧尼,不可勝數,皆待農而食,皆待蠶而衣。…。其天下所拆寺四千六百餘所,還俗僧尼二十六萬五百人,收充兩稅戶。拆招提、蘭若四百萬餘所,收膏腴上田數千萬頃,收奴婢為兩稅戶十五萬人。」

武宗的自從會昌五年七月開始展開的滅佛運動,佛教史稱之為「會昌法難」。他嚴厲地執行拆佛寺、迫令僧尼還俗、籍沒寺院田產的政策,這導致了中原地區佛教勢力大幅的消退,寺院經濟也因此沒落,一直長紅的佛教氣勢也因此衰落。

從會昌五年七月到會昌六年三月,僅僅持續了八個月的會昌法難幾乎導致了佛教在中國滅絕。但是,武宗在三月猝死之後,即位的李忱(宣宗)隨即又再下令恢復佛教的地位,他認為:

「(佛教)雖異方之教,無損至理之源。中國之人,久行其道,釐革過當,事體未弘。其靈山勝境,天下州府,應會昌五年四月所廢寺宇,有宿舊名僧,復能創修,一任住持,所司不得禁止。」

武宗推行的滅佛運動,自此終告了結,佛教也開始重新在中原地區發展。而李忱本人也是一位虔誠的佛教徒,他甚至不惜以國家空虛的財政重修各地佛寺,導致「舉國上下,大興土木。」這也使得已經耗弱殆盡的唐帝國更加的衰竭。而李忱之後的諸帝又更加沈迷於佛教,甚至到了佞佛的地步。最後,終於在五十年後唐帝國滅亡。

    全站熱搜

    amenra013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