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更對梵谷割耳的描述

 

 

資料來源:

1.Bradley Collins, Van Gogh and Gauguin Electric Arguments and Utopian Dreams, L.L.C., Perseus Press. 2003.頁:195-197.

2.邱建一2009.10.24.讀書筆記。 


 

未命名-1.jpg 

高更,1888年,〈梵谷畫向日葵〉。


 

 

【小引】

梵谷(Vincent Willem van Gogh,1853-1890.)與高更(Paul Gauguin,1848-1903.)同居於法國阿爾(Arles)的「黃屋」時期(1888年10月23日-12月26日),從一開始充滿期待,到最後梵谷瘋狂割耳住進精神病院。梵谷本人對於這段經歷很少直接描述,但是高更在1902年出版的《之前與之後》一書中卻有很清楚的記載。雖然很多學者認為高更的說法有避重就輕的嫌疑,而且並非當時的事件全貌,但是這段記載卻是有關梵谷割耳事件的唯一直接描述,所以極具有參考價值。

以下內容摘錄自Van Gogh and Gauguin Electric Arguments and Utopian Dreams,頁:195-197.它的內容包括了高更對梵谷割耳過程的描述,以及作者Collins對這段記載的評論。

 

【文本】

高更在〈梵谷畫向日葵〉(1888)中,重申自己憑藉記憶繪畫的優勢。…雖然高更曾經多次見到梵谷在畫架前工作,但梵谷卻從未擔任過他的模特兒。…高更依據數張素描與他自己的想像,設計了這張畫。

梵谷對這張畫的最初反應,…。他在12月4日寫信給西奧說,高更「正在畫一幅我的肖像,我不認為那是徒勞無功。」大約一年後,他再度提起這幅畫,僅暗示畫中嘲諷的意味:「你看過他畫我正在畫向日葵的那幅肖像嗎?從那以後,我的氣色好多了,但那真的是我沒錯,非常疲倦且充了電,一如當時的情況。」然而,在高更的回憶錄《之前與之後》中,梵谷對於這幅肖像畫的反應相當暴力,引發一連串事件,最終導致他割下耳朵:

「當那幅肖像完成時,他說:『那是我沒錯,但那是發瘋時的我。』

那晚我們去咖啡館,他點了淡苦艾酒。突然間,他將玻璃杯扔向我的頭,我連忙低頭避開,用手臂抱住他的身子,接著離開咖啡館,中途穿過雨果廣場。幾分鐘後,文生便躺在床上睡著了,直到早上才醒來。

他醒來時,非常冷靜地對我說:『親愛的高更,我依稀記得昨晚冒犯了你。』

我回答說:『我樂意且誠心原諒你,但是昨晚的事可能重演,如果我被攻擊,也許會失控還手,掐你的脖子。所以容我寫信給你的弟弟通知我要回去了。』

老天,真是混亂的一天!

那天晚上,我匆忙地吃完晚飯,想單獨出去走走,呼吸新鮮空氣…。我聽到背後傳來一陣熟悉的腳步聲,短促、迅速而不規則。我轉身時,看見文生正衝向我,手中拿著一把打開的剃刀,我那時的表情一定十分驚恐,因為他突然止步,低下頭,然後跑回家去…。

我直接衝到阿爾一家上好的旅館…。

我一直很焦慮,直到凌晨三點才入睡,我很晚起床,大約七點半。

我走到廣場,那裡擠滿了人,在我們房子附近有些警察…。

這就是事情的經過。

梵谷回家後,立刻割下耳朵。」

〈梵谷畫向日葵〉真的引發他在黃屋精神崩潰嗎?高更的大部分敘述仍然令人存疑,因為他的《之前與之後》寫在離開阿爾的14年後,而且這本書的其實內容別有用心。如果,我們有另一個可靠的消息來源,他說的話是否真實就無關緊要了。

但是這段時期的梵谷少有信件遺留,而且留下的極少數信件也難以鑑別撰寫時間。事實上,高更這段敘述中唯一可絕對證實為真的細節,除了割耳事件之外,就是他寫信給西奧堅持返回巴黎的這個部份了。至於其他的部份都有待討論。…。

雖然缺乏相關資料證明,尤其是關鍵的12月最後兩週有標註日期的相關信件。但最說服力的重建過程如下:

高更在12月14日前後,完成了〈梵谷畫向日葵〉,梵谷可能有,也可能沒有說過︰『那是我沒錯,但那是發瘋時的我。』他可能有,也可能沒有將酒杯扔向高更。然而他做了某件事,促使高更在12月14日或15日寫信給西奧說:『文生與我決不可能相安無事地住在一起,因為我們個性不合,…。他是非常聰明的人,我相當尊敬他,我帶著遺憾離開,但是我重述一遍,這是必要的。』高更的不自在促使梵谷在12月16日或17日寫信給西奧說:『高更對於美好的阿爾城、我們工作的小黃屋,尤其是對我有點無精打采。我絕對會心平氣和地等待他做出決定。』高更沒有離去,他在12月17日或18日,與梵谷同往蒙德波利爾(Montpellier)暢遊一整天,。12月18-19日,高更寫信給西奧表示,他必須把回巴黎視為一種「幻想」,而且已經把〈梵谷畫向日葵〉寄給他了。12月23日傍晚,梵谷可能有、也可能沒有拿剃刀威脅高更,但是他的確割下自己的耳朵,並且大約在晚間11點半,將割下來的耳朵送給當地的妓女拉歇爾(Rachel)作為禮物。

(Collins,2003。頁:195-197)

 

【附記】

梵谷割耳事件的時間序:

1887.11.          梵谷與高更在巴黎初次見面,並互相交換畫作。

1888年初       高更離開巴黎,前往不列塔尼的阿凡橋。

1888.2.19.       梵谷離開巴黎,前往阿爾。

1888.5.1.         梵谷租下阿爾的拉馬汀(Lamartine)廣場2號的「黃屋」。

1888.5.28.       梵谷寫信給高更,提議他一同來阿爾加入他的行列。

1888.6.29.       梵谷寫信給西奧,表明高更願意來阿爾,但條件是每月他給西奧一張畫,西奧每月給他150法郎。

1888.10.23.     高更抵達阿爾。

1888.11.23.     梵谷開始畫〈梵谷的椅子〉、〈高更的椅子〉。

1888.12.14.     高更寫信給西奧,表示他必須返回巴黎。大約就在這幾天,高更完成了〈梵谷畫向日葵〉。

1888.12.17.     高更與梵谷同往蒙德波利爾暢遊一整天,並參觀當地的美術館。

1888.12.18.     高更寫信給西奧,表示他先前說的「希望能回巴黎」是「幻想」,並要求西奧將他最近寫的一封信當作是「一場惡夢」。

1888.12.23.     梵谷在黃屋中割下左耳的下半部,並將它送給妓女拉歇爾。

1888.12.24.     高更發電報給西奧,通知梵谷的狀況。西奧於當日抵達阿爾當地的醫院探視梵谷。

1888.12.26.     高更與西奧一起返回巴黎。

1889.1.7. 梵谷出院,返回黃屋。

1889.2.7. 梵谷因狂疾發作,再度入院。

1889.2.17.       梵谷再度出院,返回黃屋。

1889.2.25.       因鄰居抗議,當地警察介入處理。梵谷又被送進醫院,警察封閉黃屋。

1889.5.8. 梵谷離開阿爾,前往聖雷米療養院尋求治療。

    全站熱搜

    amenra013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