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評論_唱衰梵谷(一)_寫在「梵谷大展」開展前1個月又2天

 

唱衰梵谷(一)

 

寫在「梵谷大展」開展前1個月又2天

 

 邱建一2009.11.9.


 

 未命名-1.jpg

這是梵谷的代表作〈鳶尾花〉,作於聖雷米精神病院的中庭花圃內。這件作品極好,但它與其他梵谷的代表作一樣……都沒來! 


 

20091211(五),來自荷蘭的梵谷展即將在國立歷史博物館盛大開展。這個展覽一反常態,早在開展前的2個月,在各大電子與平面媒體就已大張旗鼓地宣傳、宣傳、再宣傳,宣傳的重點不只是展覽本身而已,最近已把團體預約即將額滿列入重點,梵谷還在荷蘭,他還沒有坐飛機來台灣,但是這兩個月以來他已成為人盡皆知的大明星,去看梵谷已成為話題的焦點。

但是,就在大家如火如「荼」炒作梵谷的同時,我還是得如火如「茶」給他唱衰一番。但是在開始看這個展覽「雖小」(請以閩南語發音)的同時,我還是得先表白一下立場!別說我因為吃不到梵谷大展、沒沾到半點好處而大唱酸葡萄;這個展覽還是有「分到」一些好處的,要不然我怎會在12/26到歷史博物館講梵谷?

只是,身為一隻超級大烏鴉,我還是得扮演一下預言家的角色,與其到時候被人家說我在放馬後砲,還不如把醜話先說在前頭。自首者雖不致於說無罪但至少也可以撈個減刑,「坦白從寬、抗拒從嚴」是硬道理,大家四四六六把話講清楚,這不是很好的一件事嗎?

其實,我是不太看好這次梵谷展的,而且總覺得這次還沒開始展覽就宣傳成這樣,搞不好會有反效果出現。之所以會有這樣的隱憂的理由其實很簡單,因為這次「盛大的」梵谷展,開展後一定讓所有的觀眾驚嚇過度,看到目瞪口呆,而且部份觀眾可能還會有受騙的感覺。這個年頭已經很不景氣了,讓一般觀眾付費進去看展覽已經很不容易了,但是付費後還讓他們幼小的心靈受到創傷,這種傷害不只是他不爽而已,賠上的還有足夠讓台灣的藝術教育倒退30年的辛苦與努力。

我之所以會這樣說的原因,是因為這檔展覽的畫家有非常大的名氣,但來展的作品卻沒沒無聞。一般觀眾熟悉的梵谷代表作,什麼〈割耳自畫像〉、〈黃色咖啡屋〉、〈向日葵〉、〈鳶尾花〉…之類的,沒有半張來台灣展出。我能想像等到開展後,展場內的工作人員,一定會遇到一堆觀眾指著自己的荷蘭銀行信用卡上的圖案(梵谷的代表作〈星夜〉)發問:「這張畫在哪裡?」而這些工作人員必須說破嘴說服參觀的遊客,帶點心虛想盡方法解釋說〈星夜〉沒來展,但其他的作品也不錯啊!

更糟的是那些來展作品裡,油畫只有21張,數量實在是不夠掛滿展場,所以又再加上77件小型素描來充充場面。能夠想像這種畫面嗎?黑白畫面的素描掛滿展場,如同靈堂裡的輓聯,花大錢來參觀的遊客,看到這樣的展場心中作何感想?別跟我說,拜託喔!門票一張不到300元,這又哪裡是花大錢?但會這樣說的人,足以顯示你從不看展覽,哪有人一個人去看展的?大家都是攜家帶眷呼朋引伴的,全家出動老老小小都去看展覽的開銷,對一般受薪階級家庭來說,這是一筆不小的開支哩!

這次還未開展就如此大張旗鼓,其實只是借了梵谷的大名氣而已。但主辦單位從不講明這些作品本身的真實狀況,更未說清楚這些作品不是來自阿姆斯特丹梵谷美術館的館藏,而是來自原本就出自私人收藏家之手的庫勒慕勒美術館。

這種宣傳方式會有反效果的,觀眾不是笨蛋,他們也不是凱子。用這樣的方式把他們「框(誆)」進展場參觀,雖然談不上詐欺,但總有不太光明磊落的嫌疑。怕的是這次他們來了,有了不滿後,下次又要用哪種理由把他們請進展場?我之前說,搞不好台灣的藝術教育會倒退30年,就是基於這個理由才這樣說的。

黑黑的烏鴉沒人愛,就算去漂白也只是一隻白烏鴉而已!永遠成不了人見人愛的喜鵲。身為一隻大烏鴉,就得盡烏鴉的本分。我記得仲長統說過「文人有三賤」這三賤之中有一條是「不敢正是非於富貴」。梵谷展即將開展了,我想我還是扮演一下烏鴉好了,免得成為仲長統不屑的那種人,愛不愛聽由你,等到開展後就知道誰是誰非了!

 

    全站熱搜

    amenra013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