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筆記:南宋_高宗朝秦檜

 

大丞相秦檜

 

邱建一2010.11.22.


 

秦檜(西元1090-1155年),字會之,江寧人。北宋徽宗政和五年(西元1115年)進士,南宋高宗朝(西元1127-1162年在位)禮部尚書、宰相。一般來說,每當提到這位南宋初期的大臣,大多數的人都目以為奸佞對他不屑一顧;但不管他與北方的金朝如何談判,又如何地迫害忠良(關於這點其實很多歷史學家都是存疑的!)但歷史的事實是秦檜執掌南宋初期的國家大政前後長達19年之久,在那個國家危如累卵風雨飄搖的時期,他能夠如此獲得皇帝的信任,必有過人之處,否則哪能堪此重擔?又如何佔戀這個職位如此之久呢?

紹興十一年(西元1141年)岳飛被十二道金牌詔回下獄之後,秦檜就已註定冠上漢奸惡賊之名,再加上當時已下野的大臣韓世忠質問秦檜,秦檜的答案也只是淡淡地說上一句:「其事體莫須有。」這「莫須有」三個字,簡直就是大逆奸臣秦檜的最後定論了。秦檜自從南宋高宗紹興年間就是中國奸臣的典型代表,正邪不兩立的二分法牢牢地把他釘死在壞人的那一邊。清代乾隆年間,有一位姓秦的大臣遊歷杭州西湖邊的岳王(岳飛)廟,他有感而發地在壁間題下這樣的字句:「人從宋後少名檜,我到墳前愧姓秦。」這種感慨就是典型的秦檜形象的寫照了。

秦檜的真實面目到底如何?真是如同一般所理解的那樣是一個利慾薰心權傾天下的大奸臣嗎?還是他只是一個唯唯諾諾秉承上意,很懂得為官之道的官場泥鰍而已?其實在一些典籍裡有一些側面的描述記載。南宋葉紹翁撰述的《四朝聞見錄》就有兩個條目與秦檜的個性有關:

「秦檜權傾天下,然頗謹小嫌,故思陵(高宗)眷之,雖檜死,猶不釋。小相熹嘗衣黃葛衫侍檜側,檜目之曰:『換了來。』熹未諭,復易黃葛,檜瞪目視之曰:『可換白葛。』熹因請以為:『葛黃乃貴賤所通用。』檜曰:『我與爾卻不可用。』蓋以色之逼上。」(《四朝見聞錄》(乙集),「秦小相黃葛衫」條

這一條記載的大意是說秦檜在自己家裡怒責他的公子,只因為他穿了不該穿的「黃葛」,秦檜怒責他的兒子僭用服色,並且立逼更換「白葛」。這葛衣是宋代官服的中衣,原本是穿在外袍之下的襯裡衣服,在外袍官服的遮掩之下,僅露出袖口、領口的服色,用來區分官階高地以正服色之用。

黃色是皇族專用的顏色,儘管秦熹認為滿街的人都穿這樣的衣服,為何別人能穿我不能穿?更何況這是在家裡,又不是在大街上穿這衣服滿路亂跑!但秦檜以:「我與爾卻不可用。」答之。這是秦檜為官勤謹的一面,從小細節就可以看出來了。

除了穿衣服的服色之外,還有另一條與吃魚有關的記載也是很有趣的:

「憲聖(高宗)召檜夫人入禁中賜宴,進淮青魚。憲聖顧問夫人:『曾食此否?』夫人對以:『食此已久。又魚視此更大且多,容臣妾翌日供進。』夫人歸,亟以語檜,檜恚之曰:『夫人不曉事。』翌日,遂易糟(魚軍)魚大者數十枚以進。憲聖笑曰:『我便道是無許多青魚,夫人誤耳。』」(《四朝見聞錄》(乙集),「秦夫人淮青魚」條。

高宗請秦檜夫人王氏吃飯,席間御廚呈上了罕見的「青魚」,這魚原產於北方的淮河流域,據說它形似鯉魚而少刺,肉質鮮美,向來是權貴喜好的美食。不過南宋貴族想吃到這魚可是有點困難的,一來它的產地已經不在南宋的轄區,二來就算從花費鉅資從北方南運,但路途遙遠保鮮困難,所以到了高宗朝此物已經算是難得的珍饈了。

皇帝請吃飯,席間出現了難得的北方魚產,皇帝本有點自豪地問了秦夫人:「曾食此否?」沒想到秦夫人居然答以不但經常吃,而且比皇帝老爺席間的那隻還要更大隻!

秦檜當時權傾天下,家裡當然有吃不完的青魚,就算他自己不愛吃,但總有逢迎拍馬的狗腿會來巴結,吃個青魚算什麼?想吃龍爪鳳肝都有人會不辭勞苦地找來送來。

看來秦夫人心眼少,雖說實問實答是老實話,但也害苦了秦檜。大丞相罵了夫人不懂事,想了想只好在隔天上貢了許多「魚軍」(罕見字,左魚右軍,讀音混)給皇帝,這魚形似青魚但味道不同,據說這是江南常見的魚貨。而皇帝看了之後啞然失笑,以為秦夫人誤把「魚軍」當作青魚:「我便道是無許多青魚,夫人誤耳。」

以「魚軍」代替青魚,貍貓換太子之計果然成功,本來會引起君臣猜忌的誤會也自此冰消雲散,這是秦檜聰明之處,也是他為官處處小心的地方。

秦檜真是一個壞人嗎?從這兩則記載看來,他可是一個很謹慎的官場油條,難怪他可以在這種戰亂時期穩坐宰相之位長達19年之久。這是皇帝喜歡他的原因,這也是他被一群所謂的中興志士討厭的理由。不過,由史觀之,只是角度不同,忠佞之間只在一面之言而已。

 

 

    全站熱搜

    amenra013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