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復興時期_全盛期_米開朗基羅

 

為2010年耶誕節而寫:

 

媽媽!~別抓了,我好痛…

 

邱建一2010.12.23.


未命名-1sadaa.jpg  

米開朗基羅,1506年,〈聖家族〉(局部),直徑120cm。


米開朗基羅(Michelangelo di Lodovico Buonarroti-Simoni, 1475-1564),這位出生於義大利佛羅倫斯鄉下小稅務員家庭裡的藝術家,一生的成就橫跨繪畫與雕刻的雙重領域。以繪畫來說,大家所熟知的都是他西元1508年開始繪製的梵諦岡西斯汀禮拜堂的頂棚畫〈創世紀〉,與同一所教堂內的祭壇畫〈最後審判〉。

西斯汀禮拜堂頂棚畫繪畫成就之高,米開朗基羅當之無愧,它被視為文藝復興以來最高成就的溼壁畫(fresco)與大型繪畫的典型代表。不過,除了西斯汀壁畫之外,米開朗基羅的繪畫作品卻甚為少見,事實上他在開始繪製西斯汀禮拜堂壁畫之前,已經有很長的一段時間沒有畫過畫了,而且他向來以雕刻家自居,對於繪畫可是甚為鄙視的。以西元1508年,米開朗基羅與羅馬教廷簽訂的西斯汀繪畫契約來說,很明顯地我們可以看到米開朗基羅充滿了身為雕刻家的自傲,與被迫去畫天花板的不滿:

「1508年5月10日這天,我,雕刻家米開朗基羅,已收到教皇陛下朱利亞斯二世付給我的500教皇杜卡特金幣,作為教皇西斯汀禮拜堂頂棚畫工程的部份報酬。我也在這天開始該項工作。」

這位大藝術家雖然對繪製壁畫感到自信滿滿,但事實上他至少幾乎已經有15年沒有拿過畫筆了,當時負責梵諦岡聖彼得教堂興建的總工程師布拉曼帖對於米開朗基羅是否能勝任壁畫工作感到憂心忡忡,這位建築家對指派米開朗基羅繪畫工作的教皇朱利亞斯二世直言:

「陛下!沒有用的,因為我已經跟米開朗基羅詳細提過這件事情,但他除了皇陵之外,他什麼也不想做。陛下!我認為他沒有足夠的勇氣和毅力承接這個(西斯汀禮拜堂)案子,因為到目前為止他畫的畫不多,尤其重要的是,這些人像位於高處,而且要按照前縮法呈現,而這和在地面上作畫是兩回事!」

布拉曼帖的憂慮不是沒有道理的,因為米開朗基羅自從西元1490年離開老師吉蘭達佑(Ghirlandaio)的工作室之後,除了1504年為佛羅倫斯的維其奧宮畫過一張大型的壁畫草圖之外,他好像只畫過一張完整的小型油畫作品而已。難怪當布拉曼帖一聽到教皇指派米開朗基羅去畫梵諦岡最神聖的宗教中心西斯汀禮拜堂天棚畫時,感到十分憂心了!

西元1506年,米開朗基羅應好友多尼(Agnolo Doni)的邀請,繪製過一幅直徑不到120cm的小型油畫〈聖家族〉。這件作品是目前已知除了西斯汀禮拜堂壁畫之外,米開朗基羅唯一的正式作品了!至於當時以雕刻家自許的這位文藝復興大藝術家,為何答應為多尼繪製此畫則理由不詳,甚至我們也不知道誰是多尼?他為何有這麼大的說服力或是影響力,能夠讓米開朗基羅放下沈重的鑿子與鐵鎚,改拿輕飄飄的畫筆為他作畫?

這件作品呈現圓形,而這樣的形狀已經告訴觀眾它原本是一件壁板的裝飾畫。文藝復興時期的貴族很愛這種圓形的繪畫,因為它不是獨立的一張畫,而是作為壁面的附件之用,它可以鑲嵌在牆面的壁板內當作裝飾,而且在重新裝潢時也可以拆解下來,另外再行裝潢。米開朗基羅繪製這張畫時採取了他最愛的構圖方式,捲曲的人體與騷動不安的陽剛特質,一如他早期的雕刻。所有的人物交纏在一起展現出不安定的形式,這是典型的米開朗基羅特構圖特徵。

這張畫的主題以基督教常見的主題〈聖家族〉為主,位居畫面正中間的耶穌、瑪利亞、約瑟,呈現出典型的三角形構圖,米開朗基羅試圖利用中間三個人的組成來達成穩固構圖的目的。或許,前景穩固的三角形構圖有其必要性吧?因為畫面背景中一大群騷動不安的裸體人體(天使?)纏繞交織在一起,如果沒有前景的金字塔形構圖穩住陣腳的話,則會顯得太過於混亂與不安。

曾有人批評米開朗基羅在繪製這件作品時,太過於強調瑪利亞手臂裸露的強壯肌肉,使得聖母失去了女性的溫柔特質;也有人認為背景一大堆不知所云的躁動不安裸體人物,與這個神聖的聖家族溫馨團聚的場面格格不入。但是,也有人認為以上這兩個理由都不成其為指責米開朗基羅的證據,因為這位大藝術家本來就對強健的身體與肌肉線條情有獨鍾,所以不管是瑪利亞手臂的肌肉或是背景那群裸體人物,都是這位藝術家所愛,而真正有問題的地方是米開朗基羅為了組合三個主要人物,並將之納入文藝復興時期習慣性地使用的三角形構圖,而讓畫面中的人物出現了不雅的姿勢與動作。

在畫面中,頑皮的小耶穌在約瑟的攙扶下想要跨坐在瑪利亞舉起的右手手臂上,而瑪利亞為了防止耶穌滑落跌倒,所以略微轉過身來用左手扶住耶穌的小屁股。而文藝復興時期許多人指責的也就是米開朗基羅在安排這個動作時,瑪利亞舉起的左手掌似乎太過於靠近小耶穌的跨下了,雖然仔細的觀看畫面本身,小耶穌的某部位其實與瑪利亞的手掌還是有一點點距離的差距,不過當觀眾距離畫面較遠時,匆忙乍看之下兩者似乎已經連結唯一體,再加上小耶穌的雙手正巧抓住瑪利亞的頭髮,此時的場景就好像是瑪利亞在匆忙之間誤抓了小耶穌的重要部位,而小耶穌似乎一時驚慌地說:「媽媽!別抓了…我好痛!」

藝術史是很有趣的!米開朗基羅這件〈聖家族〉就是其中一個很好的例子。雖然這件作品是一件極好的畫作,它充分地表達出文藝復興時期的藝術家們對人體結構的研究與喜好,但也由於它特殊的動作安排,而因此有了值得討論的話題性。

在2010年的歲末寒冬耶誕前夕,謹以此篇文章向各位祝賀佳節快樂!

新年如意,閤家安康喜樂!

 未命名-1asfdd.jpg

 

    全站熱搜

    amenra013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