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埃及_木乃伊

 

 

屍體醫學!

 

邱建一2011.4.17.


  未命名-1zscfZSf.jpg   

18世紀,〈瓶裝的木乃伊粉〉。(義大利.杜林博物館)


「屍體醫學」在歷史文獻記載中屢見不鮮。自從17世紀開始,木乃伊的再製品就已經出現在歐洲醫師的處方簽當中了,據說它主要使用於治療癱瘓與暈眩等症狀,而且對於挫傷淤血具有奇效,而有一部分的醫師也開立這個怪異的處方來治療胃腸脹氣、消化不良、胃痛等腸胃道相關疾病。

法國國王路易十四的御用藥劑師波麥(Pierre Pomet)為了尋求具有更加療效的木乃伊,在1737年和他的同僚一起遠赴木乃伊的出口港口,位於埃及北方的亞歷山卓港。在這裡這兩位法國人到處尋找木乃伊,以求「親眼證實」木乃伊製品的最佳製造方式。結果,他們最後在一家藥材商家中找到各式各樣肢離破碎腐爛不堪的屍體,成堆的木乃伊摻雜著瀝青、包裹著繃帶。這個藥材商還正在爐子裡烘烤屍體,準備把這些即將製成藥品的屍體做乾燥手續。

最後波麥把在亞歷山卓的所見所聞記載在《藥材全史》(A Compleat History of Drugs)當中,而且這位著名的法王御醫也依據他的專業意見,給了這本書的讀者挑選木乃伊的最佳建議:

「挑選時黑色色澤須光亮滑順,不要那些帶骨頭和沾有泥土的部份,聞起來味道要對,而且不可以是瀝青燒焦以後的味道。」

而波麥宣稱他的藥劑貨源收藏中就有木乃伊收藏,雖然儘管他曾說這玩意兒最佳的用途是當做釣魚的魚餌,但是這位藥劑師也從未否認他曾經使用過這樣的製品給他的病人服用。歐洲醫師以木乃伊入藥的傳聞從未斷絕過,1910年伍頓(A.C. Wootton)在《藥學紀事》(Chronicles of Pharmacy)宣稱,根據法國醫師帕黑(Ambroise Pare)的說法,木乃伊藥品之所以沒有療效是因為出現偽藥,而這些假的木乃伊贗品來自於巴黎,來源是從趁著夜色從絞刑台上偷竊的乾屍。

以木乃伊(人類屍體)製成的藥品,時至1929年的湯森所寫的《藥材事典》都有記載,雖然20世紀初期對文物的保護政策,使得來自埃及而且品質上好的木乃伊出口不易,但作者宣稱在近東地區的藥材店中,仍然可以買到質量甚佳的木乃伊粉以提供藥用。

以各種人體製品入藥,在20世紀以前屢見不鮮。而這些連最大膽的人看起來、聽起來都覺得不可思議的藥品,其實在過去是很普遍的。例如:使用預先乾燥過的長條人皮來包裹小腿,有預防抽筋的效果,有寄生蟲問題的人可以服用清澈的糞便來解決,鮮血可以直接注入皮膚底層以治療濕疹,膽結石的粉可以抑制急性打嗝,齒垢可以治療蜜蜂叮咬,眼睛發炎則可以塗以女人的唾液。

人類製品的藥品除了專業的藥劑師有售之外,甚至還有各種不可思議的來源,古羅馬競技場的後台偶而也充當臨時的醫療站,因為羅馬人相信剛被殺死的格鬥士的鮮血可以治療癲癇,但一定得在冷卻前服用才有療效,所以有這個需求的家屬會帶著病患在後台等待,焦急著手持杯碗容器等著盛裝屍體泊泊冒出的鮮血,如同現代的捐血中心一般,剛剛被殺死的格鬥士立刻火速被抬離競技場,等著奉獻出身上最後的有用物資,提供給羅馬公民使用。

飲用人類鮮血可以治病的習慣,並不因為羅馬帝國滅亡而停止,反倒是被民間傳承了下來,整個歐洲的歷史當中,不乏有這類的記載存在,而且鮮血的療效經過大力的推廣之後,已經由治療癲癇發展到抑制水腫,而後來使用過這類型藥品的人信誓旦旦地一致同意,它對於痛風更具有奇效。不過,在沒有競技場之後,提供這類型藥劑的地點,改由執行死刑的斷頭台供應,執行死刑的劊子手有個人人都知道的副業,他們也是某種特殊的藥劑師,因為他們可以利用職務之便順道收集死刑犯的鮮血,來換取人人稱羨的豐厚報償收入。

當鮮血的來源是格鬥士或是死刑犯時,雖然不是人人都可以接受,但取得這樣的藥劑至少還比較沒有道德的問題,因為格鬥士是奴隸、死刑犯是罪犯,他們都是沒有社會地位的「將死之人」,所以請他們貢獻點剩餘物資也無傷大雅!

可是,當這類型藥劑被延伸推廣到不可思議地要使用「嬰兒鮮血」、「處女鮮血」來入浴時,它就很具有爭議性了!傳聞曾經有一度,治療痲瘋病患要使用鮮血來入浴,而且來源是「乾淨而且不受污染」的嬰兒或處女,羅馬帝國時期的自然史學家普林尼說:

「人民的悲哀啊!因為沐浴時,澡盆裡已經注滿了鮮血,只為了醫治王子。」

除了鮮血之外,劊子手還有其他的庫存品,例如人脂,據說它可以治療風濕與關節疼痛。不過這些來自死刑犯的藥品可能氣味不佳,所以劊子手的銷售對象通常不是一般群眾,而是比較專業的藥劑師,劊子手成桶地販賣給藥材商,他們再調和過各式香料之後才零賣給有需要的民眾。17世紀有一本在西歐地區流傳甚廣的藥材書《柯蒂克的處方手冊》(Cordic Dispensatry)裡面記載的藥品內容就包含了「美女奶油」、「可悲罪人的油脂」。除此之外,還有以「全盛玫瑰」為名的女性經血,以及以大腦、神經、血管等製成的醒腦藥品,佐以牡丹、黑櫻桃、薰衣草、百合等香料調味而成,以提供使用者更加舒適的「怡人風味」

「屍體醫學」的案例,其實不止於以上所說的那些例子而已,全世界各國、各個文化都有類似的說法,而且這不僅是愚昧無知的民間傳說而已,反倒是越高層的社會精英實踐得越為徹底。事實上,一直到1920年現代醫學興起之後,一般人生病才會獲得正常的醫療照顧,而在此之前,正規的醫療常常會出現「溶解在啤酒中的馬糞用來治療咳嗽」之類的藥方,與「我們讓彼德森太太服用一些屎,現在她的膿瘡沒事了!」的民間療法。

現代人常會對這些過去的屍體醫學大驚小怪,但這是沒有必要的!因為,既然大家都認為動手術時輸點別人的血到自己的血管,以避免自己因為失血過多而死亡是無傷大雅的,那又要為何對古人因為足以致命痲瘋病,尋求用嬰兒的鮮血來入浴感到不解呢?因為,這兩件事的差異只在於,前者是有效的,而後者是無效的,僅此而已!

而且,在某些屍體療法的案例中,確實是具有療效的。例如:中歐萊茵河地區流傳,當吃到有毒的菇類時,感到胃腸極度不適、生命已經遭遇威脅時,此時立刻果斷地吃下一堆剛剪下的死人指甲,這樣就能達成催吐的效果!而且,後來的人又再發現,由於死人的指甲比較不易獲得,所以替代以自己的指甲或親友的指甲,也同樣具有療效。所以,這也算是醫療的進步與藥方改良吧?

這些看似怪異的記載,不過是在醫學不夠昌明的時代裡,當人們生病時所尋求的醫療方法而已,雖然古怪,但也是不得不然的選擇!要不然有普拿疼可以治感冒、有健胃仙可以制胃酸的現代人,誰願意沒事自己跑去吃下一堆指甲呢?別說是聽起來就覺得噁心的死人指甲了,連自己的指甲都得考慮再三,不是嗎?

人類的歷史演進是很有趣的,在面對無法抗拒的力量時,人們自然會開始尋找各式各樣的解決方案,不管有沒有用,但都是在跌跌撞撞之中去解決已經發生的問題。「屍體醫學」僅是其中一例而已,不管您喜不喜歡,但這是真實的歷史,而且是我們的祖先的歷史,真實地發生在過去的世界當中。

    全站熱搜

    amenra013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