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埃及_皇族與貴族

  

圖特摩斯三世的故事(1)

 

戰士法老:圖特摩斯三世 

 

邱建一2011.4.28.


 

未命名-1hjhjhjj.jpg   

DB320發現的圖特摩斯二世的木乃伊,經過檢視後發現這位法老的體質很差,而且感染天花全身膿皰。(開羅,考古博物館)

未命名-1sddffs.jpg  

DB320發現的哈謝普蘇木乃伊,但由於盜墓賊的大肆破壞,所以這位女性的木乃伊是否就是哈謝普蘇迭有爭議。(開羅,考古博物館)


 

新王國十八王朝法老圖特摩斯三世(Tutmos III,1504-1450)是一位戰功彪炳的法老,他在位期間把帝國疆域擴大到當時的人所知道的「世界的盡頭」,最後建立了一個人類有史以來第一個橫跨亞非的大帝國。

但是,這位法老之所會如此「外向」的原因,並不是他天生驍勇善戰,而是因為他有個悲慘的童年,由於繼承大統的皇室惡鬥爭奪,導致他成為這樣的一位法老。

故事的開始要從他的父親圖特摩斯二世(Tutmos II,1511-1502在位)開始講起。圖特摩斯二世按照古埃及皇室的慣例,為了保持皇室血統的純粹,所以娶了同父異母的妹妹哈謝普蘇(Hatshepsut,1503-1482在位)為妻,但婚後他們沒有生下兒子,所以圖特摩斯二世再娶了另外一個妻子,於西元前1504年生下了長子圖特摩斯三世。

不幸的是,二年後體弱多病的圖特摩斯二世病逝,長子圖特摩斯三世即位,但當時他只有2歲而已,所以由同樣具有皇室血統的母親哈謝普蘇共同執政,名義上當時的圖特摩斯三世雖然是埃及的國王,但實際上埃及由哈謝普蘇掌權,從西元前1503開始,哈謝普蘇執政21年,直到西元前1482年死亡後,23歲的圖特摩斯三世才成為實質的法老。

西元1875年,埃及文物管理局在巴哈里(Del-Bahari)發現編號DB320的祕密墓室,在當中找到9具已經確定是法老的木乃伊,其中就包含了圖特摩斯二世與三世在內,而檢視圖特摩斯二世的木乃伊時發現,這位法老死的時候極為痛苦,因為他全身長滿膿皰,極有可能是因為感染天花而病逝,而根據歷史的記載這位法老自幼體弱多病,有各種多發性疾病,所以幾乎不能視事,終年都在病榻上躺臥,所以儘管在位9年,但是他毫無政績可言,而且也毫無家庭生活,雖然娶了同父異母的妹妹哈謝普蘇為妻,但他們的婚姻是政治上的理由,彼此之間也沒有情感的基礎,所以感情非常的淡薄。

西元前1502年圖特摩斯二世病逝以後,哈謝普蘇與圖特摩斯三世共同執政,但之後的發展卻出乎意料的詭譎,因為就在幾年之後實質執政的哈謝普蘇居然愛上了當時擔任皇室家庭教師的書記官塞納穆(Senemut),兩人不但墮入愛河,甚至他們還生下了兒子。

對於哈謝普蘇來說,這可是一個非常尷尬的處境,因為她知道她與塞納穆之間不可能有結果,因為他出身平民,埃及皇室也不會允許她再婚,最糟的是,總有一天她與塞納穆之間的戀情終會曝光,而這可是會危及自己執政地位的大事。而且年幼的圖特摩斯三世又一天天的長大,總有一天得還政給這位即將真正即位的年輕法老,在名義上圖特摩斯三世是哈謝普蘇的兒子,但實際上他們之間並沒有直接的血緣關係,哈謝普蘇只是他的繼母而已,所以彼此之間也沒有深厚的親情基礎。

此時,哈謝普蘇為了鞏固自己的權位,同時也暗自地計畫要把自己與塞納穆所生的兒子有合法繼承法老的理由,所以哈謝普蘇藉口要鍛鍊圖特摩斯三世的體魄與統治國家的能力,將當時年僅十多歲的圖特摩斯三世派遣到埃及的邊陲地帶,讓他率領軍隊與當時埃及主要的強敵米坦尼人作戰。

哈謝普蘇的如意算盤是這樣的,只要不停地讓圖特摩斯三世到前線作戰,那終有一天他會戰死沙場。為了達成這個計畫,哈謝普蘇還寫信給最前線的指揮官,要求他一定要讓圖特摩斯三世親上戰場,不能只是讓年輕的幼王遠遠地督戰而已。

以現代人的眼光來扮演事後諸葛,我們衡量這個計畫其實是非常狠毒的!因為,哈謝普蘇儘管有很多機會就在皇宮內找個刺客、或是下毒,就可以殺死當時還非常年幼的圖特摩斯三世,但用這種極端的方式殺死幼王,這可是會引起皇室內的猜忌不安,而哈謝普蘇原本就只是共同執政的攝政王而已,預備要即位的法老離奇死亡在皇宮內,這會危及哈謝普蘇的地位。所以,讓他上前線率軍作戰,這個理由很充分而且正當,再假借敵人之手殺死圖特摩斯三世,這樣不但可以將年輕的幼王風光大葬,而且還可以藉此完全鞏固自己的權位,並一舉將自己與塞納穆生的兒子合法推上法老的位置。

哈謝普蘇這個如意算盤原本應該是很週全的,但事與願違,幼王圖特摩斯三世居然就是不肯死於米坦尼人之手,在長達十多年的征戰當中,圖特摩斯三世不但被磨練得英武異常,還一路地率領埃及大軍由西奈半島攻入現今的巴勒斯坦、然後再沿著地中海東岸北行,先往東進入敘利亞,再折往東南進入兩河流域追逐米坦尼人,最後埃及人越過幼發拉底河,在現今的巴格達立下界碑,成功地征服整個中亞地區,成為當時全世界最大的霸主。

另一方面,深居在底比斯王宮內的哈謝普蘇一再地接到前線告捷的捷報時,她應該是非常悚慄不安的,因為身為攝政王,她得履行法老的職責,為圖特摩斯三世在首都的卡納克神殿舉行盛大的祭典,來慶祝埃及的勝利!但她在內心深處也深切地知道,一再征服敵人的圖特摩斯三世,不但已經深深獲得前線軍隊的擁戴與信任,「戰士法老」的威名在埃及境內不脛而走,在人民的心目中成為國家的英雄。

而在前線指揮軍隊的圖特摩斯三世隨著年齡增長,他也逐漸地明瞭為何身為法老的合法繼承人,但卻被自己的母親派遣到最前線作戰的真正理由。母子之間的惡鬥,並沒有因為埃及的勝利而緩解,反而彼此之間的嫌隙日益的增長,他知道只要哈謝普蘇一天不死,就永無機會踏上埃及的土地,成為埃及真正的法老。

圖特摩斯三世逐漸地長大,「戰士法老」與「女王」之間腥風血雨的惡鬥也即將要展開,就在西元前1480年前後,就在底比斯的深宮裡~


    全站熱搜

    amenra013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