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埃及_皇室與皇族

  

圖特摩斯三世的故事(2)

 

法老的情人:賽納穆 

 

邱建一2011.4.28.


未命名-1sdfd.jpg   

新王國十八王朝,哈謝普蘇與賽納穆座像。(開羅,考古博物館)

IMG_0004.JPG  

西班牙馬德里大學主導的「賽納穆計畫」(Sen-ne-mut Project)告示牌。(路克索,西堤區)

DSC01354.JPG  

2003年,與「賽納穆計畫」合影。(路克索,西堤區)

IMG_0005.JPG  

「賽納穆計畫」的現場遠眺。(路克索,西堤區)


據說,書記官賽納穆(Senemut, ?-前1482)出身平民百姓,他沒有貴族血統。以古埃及的官員制度看來,他和所有的書記官同僚一樣,都是平民出身。

新王國時期,埃及為了方便管理各地,所以把境內的國土分為44個行政區,它們被稱為「諾姆」(norm),每個諾姆都有由現任法老派遣的執政官作為最高長官,通常執政官就是皇室成員,而且經常是法老的親兄弟;至於較低階的官員則是由世襲貴族充任,這些貴族其實也有皇室血統,只是血緣較遠點而已。

每個諾姆都像是個小國家一樣,有獨立的行政權與管理權。對於埃及這樣的一個大帝國來說,這倒也不失為一個好方法,因為不但可以安置皇族成員,而且由於過去交通遠阻,較遠點的諾姆與首都底比斯相隔甚遠,中央政府對這些地方根本是鞭長莫及,所以法老派遣自己的親屬到這些地方擔任執政官,除了可以確保各地對皇室的忠誠之外,對於自己的兄弟也有安插照顧的意思在內。

每個諾姆除了高級官員之外,還需要大批的文職人員,負責管理村莊、糧倉登錄、農田丈量、牲口統計等等繁雜的工作,而這些低階官員被通稱為「書記官」。書記官不是貴族,我們從文獻記載知道,書記官的來源是從平民當中選任,而他們的真正出身是各地神殿的低階祭司。神殿除了負責奉祀諸神之外,由於頌讀經文咒語有使用文字的需求,所以神殿也會教導新進祭司們讀書寫字,由於古埃及沒有學校,神殿是唯一學習文字書寫的管道,所以每當諾姆要選用書記官時就得從神殿祭司當中尋找。所以,書記官賽納穆應該就是這樣的一位出身平民的低階神殿祭司。

我們並不知道賽納穆是怎麼進入底比斯皇宮當中的,因為當這個名字第一次出現在歷史記載中,他就已經是任職皇室家庭教師的高級官員了。

賽納穆大概在西元前1500年左右出現在新王國十八王朝哈謝普蘇(Hatshepsut,1503-1482在位)與圖特摩斯三世(Tutmos III,1504-1450)共同執政的時代裡,當時他負責教導年幼的圖特摩斯三世與他的同父異母的姊姊讀書識字,擔任類似今天的家庭教師的工作。能夠擔任這樣的工作可見得他極受到皇室信任,因為這樣的工作可以近距離親近皇室成員,在過去曾經擔任過皇室家庭教師的書記官之後都能夠飛黃騰達,在幾年後當任務完滿達成後都能回到各自的諾姆擔任高級官員光宗耀祖。不過,這次賽納穆卻一腳踏進了一個難以回頭的處境當中,在幾年後他不得不服毒自殺,因為他竟然愛上了孀居的法老哈謝普蘇,成為法老的地下情人。

賽納穆與哈謝普蘇是如何相戀的?其實我們一點也不知道真實的情況。因為,孀居的法老和一位出身平民的書記官相戀,之後還生下了一個兒子,這對於講究皇室血統純粹的古埃及帝王來說,簡直是一件不可思議的大事,高貴的太陽神之子的血脈怎能忍受平民血統的玷污,更何況這位法老哈謝普蘇只能算是代行視事而已,埃及名義上的帝王還是當時是賽納穆的學生的圖特摩斯三世。

但是,哈謝普蘇與賽納穆雙雙墮入愛河是個不爭的事實,現今開羅考古博物館還保有一件當時雕刻的黑色玄武岩雕塑。在這雕塑裡,法老傳統坐姿的哈謝普蘇的膝蓋上抱著比例尺寸明顯偏小的賽納穆。像這樣的坐像雕刻並不是暗示著兩人就是戀人,因為古埃及人向來把這種雕像當做是家庭成員之間親密的表達方式,所以這類雕像並不罕見。但是也正因為這只有在家人直系血親之間才會做出這樣的雕像出來,賽納穆並沒有皇室血統,而且也只是一個書記官而已,而哈謝普蘇貴為法老,兩人之間的階級地位的巨大差異,絕對不足以讓古埃及人做出這樣的雕像出來。所以,事實上這座雕像也正暗示著某種微妙的狀況正在醞釀發生當中….

大約在西元前1492左右,年方十多歲的圖特摩斯三世奉哈謝普蘇之命,前往現今的西奈半島與埃及的邊境駐軍會合,哈謝普蘇給前線指揮官的命令很簡單,要求把圖特摩斯三世派到最前線,負責領軍與當時盤據在邊境的米坦尼人作戰。

據說,哈謝普蘇之所以這樣做的理由很簡單,因為圖特摩斯三世日漸長大,總有一天他會識破哈謝普蘇與賽納穆之間的親密關係,而且讓他到最前線作戰,總有一天他會負傷死亡,這樣哈謝普蘇與賽納穆所生的私生子,就可以名正言順地繼承法老的位置。就算這個小孩沒能當上法老,那也至少可以當個世襲貴族,到各地的諾姆擔任執政官,這也算是對賽納穆的回報吧?

但事與願違,圖特摩斯三世不但沒有因為長期在前線領軍作戰而負傷死亡,反倒成為優秀的軍事指揮官,還博得了「戰士法老」的稱號。圖特摩斯三世越來越長大,他的威名也越來越高,儘管哈謝普蘇不停的派下指令,讓他到更遠更遠的地方作戰,但是每次都只是讓圖特摩斯三世的成就更高一點、聲望更提昇一點而已!

哈謝普蘇知道,就算她不停地指派任務給圖特摩斯三世,但也只能讓這位已經成年的法老暫時沒有辦法回到首都底比斯而已,而她也知道就算對賽納穆賞賜再多、榮耀再多,但是一旦自己死亡,圖特摩斯三世回來成為實質的法老之後,也一定不會放過賽納穆與他們所生的私生子。

決定性的一刻終於到來,西元前1482年,哈謝普蘇病危,就在臨終之前,她派人送給賽納穆一瓶毒藥,哈謝普蘇嚥下最後一口氣之前,她要親耳確定賽納穆已經死亡的消息。對她來說,這是唯一的選擇,也是最好的選擇。因為,這樣不但可以避免圖特摩斯三世回國以後對賽納穆的迫害,而且哈謝普蘇早已安排好安葬賽納穆的秘密墓地,這樣他們兩人就此可以永遠地在一起。

古埃及人相信此生只是一個短暫的過程,而來生才是永生的開始。所以,哈謝普蘇為了來生與賽納穆永遠相聚,而營造了一個秘密墓室來安葬賽納穆。西元前1482年,當圖特摩斯三世回到底比斯繼位為法老之後,他曾派人到處尋找賽納穆的安葬之所,但一無所獲。這位皇室家庭教師、出身平民的書記官的永眠之地,只有在歷史中記載,但無人知曉真正的所在位置。

賽納穆與哈謝普蘇相戀的傳說,是古埃及新王國十八王朝的一段插曲,但這段戀情雖然以悲劇收場,但是卻讓後世的我們不禁神往那個飄渺神祕的年代。但是,到底這段記載是否是真實的歷史,還是出自於歷代說書人的過度想像而已?西元2002年,由西班牙馬德里大學與開羅大學考古研究院共同領軍的考古隊,就根據這段歷史傳說,已經展了挖掘工作,因為一般都認為賽納穆的秘密墓地如果真實存在的話,那麼它應該就位於現今的路克索西堤區的哈謝普蘇神殿周遭地區。

挖掘計畫在2003年春天展開,這個名為「賽納穆計畫」(Sen-ne-mut Project)的考古挖掘工作,目前正在清理一座被命名TT353的墓室,因為馬德里大學的考古隊相信,這座墓室與賽納穆應該有所關連,不過至今一無所獲,而挖掘工作一直到今天為止,也還在持續當中



    全站熱搜

    amenra013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