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書人手記_2011年6月14日

 

古錢幣訪談錄影

 


004.JPG  

西漢,西元前第一世紀,三官五銖陶范母。

「范母」是用來翻鑄銅錢的模具,從這范母的錢型看來,這是典型的穿上橫劃的「三官五銖」,而且應該是西漢昭、宣帝時期的樣式。


話說自從開始收集古錢幣作為某種獨居失智老人的不良嗜好以來,每當工作煩悶經期不順或是更年期症候群發作,不想寫正經文章時,有時會偷偷寫個幾篇有關於古錢幣的文章,放在網路上以為自娛耳!

連想都沒想過,我居然也是個古錢幣專家?我不敢、也從沒這個野心過,自己的科班正經書都讀不完了,哪還有空去鑽研這個東西啊!況且,古錢幣的前輩比比皆是,不說遠的、就說近的,與我相熟的泉商宣和的曹老、一品的林老,都是真正的前輩,他們不但專、而且精。尤其是曹老,更是半兩與五銖的權威,別看他只是個買賣銅錢的生意人而已,曹老的研究心得還常刊載於海峽兩岸古錢圈的研究刊物裡,文章寫得好、研究得透徹。他出版的刊物被大英博物館庋藏,在他店裡的牆上還高懸著大英博物館寄給他的感謝函哩!

不過,意外還是發生了!

這幾天某電視台急訪錄影,90分鐘的節目,要我談談古錢幣!!接到電話,我是滿心錯愕,滿腦子裡畫滿問號:

「啊!~要談古錢喔?」

「可是,圈內的前輩很多!輪不到我說嘴哩?」

我這個後生晚輩,既沒啥了不起的珍罕古錢,也談不上研究權威。我只是個小小的愛好者而已,收藏這個是修身養性用的,從沒想到拿它來傲世,也沒想過拿它來投資理財。只是因為古代書齋總是要搞個鐘鼓彝鼎,用來妝點補白滿是酸味的文人氣息,但時至現代要搞那個三代吉金,我阮囊羞澀財力未逮實在無法購置,所以只能小小玩玩孔方,算是白頭宮女話天寶的一種阿Q式精神勝利而已。

本想推掉這個錄影通告的,但是對方執意甚堅,一定要我上節目談談我的收藏心得,無奈之下只能答應了!看來,我這些實在是拿不出手的收藏,還是得在電視上曝光,貽笑大方了!

想了想,晚上花了點時間,把我的古錢都拿出一些個樣品出來,半兩與五銖系統的錢幣我收得比較完整,雖然不是啥珍罕的收藏,但就讓它們曝個光吧!至少大大小小紅斑綠鏽錯落的秦漢銅錢,看起來也算是整齊。同時,順便也把丟在除濕櫃裡的一塊西漢三官五銖的陶范母給撈了出來,看過這玩意兒的人不多、摸過的人更少,把它拿出來充充場面,擺放起來也不致於丟臉。

聽說,明天錄影時有位簡姓前輩也會一起出現,這位前輩的收藏好不驚人,曾經在國家單位舉辦過特展。所以,明天錄影我打定心眼,就去扮演個好學不倦的後生就好了,執晚輩之禮向前輩請益,算是去學習觀摩的,這樣就算是說錯講錯,前輩當不致於怪罪我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小晚輩才是吧?


    全站熱搜

    amenra013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