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書人手記_2011年7月11日

 

茅盾獎入圍 歷史講古大作

 

韓熙載夜宴 7/15出版

 

邱建一


韓熙載夜宴--書腰合成-.jpg   

吳蔚,《韓熙載夜宴》,好讀出版社,2011(繁體字版)。封面的書腰有我的名字,忝不知恥地掛上專家推薦,真是慚愧啊!慚愧。


 

前一陣子寫文章時,為了到底應該是「附鯽」、「鮒鯽」還是「附驥」傷透腦筋。查了半天的資料,還是搞不懂哪個詞彙才是正確的。

「附驥尾則涉千里,攀鴻翮則翔四海。」語出王褒。這句話大概就是現今一般通稱的「附驥」、「附驥尾」的來源了,意思是說:「蚊蚋附在良駒的尾巴上,因此而得以遠行千里。比喻依附名人而出名。

另外一個說法「附鯽」,則出自於東晉的俗語「過江名士多於鯽」。鯽魚是群游的動物,既然名士之多如同過江之鯽,而附鯽的意思就是「隨同名士大師齊游,以博得光彩」的意思。至於另一個說法「鮒鯽」則是由鮒魚這種依附於大魚同游的寄生小魚所衍申出來的,這種說法與「附驥」大抵相同有著一樣的意思。

「附鯽」、「鮒鯽」、「附驥」搞半天搞不定,最後也只好隨便寫寫隨便說說,胡亂地引用典源,反正意思沒錯就得了。至於哪個才是正確的?就留給有訓詁考古癖的人去詳細考究吧!

前一陣子,好讀出版社的主編要我寫篇即將出版新書的序言,為了賺些稿費貼補家裡養的小貓與餵養流浪街貓的飼料錢,所以沒想那麼多也就胡亂地寫了幾千字,心想交差了事,反正不講不說,大概也沒人會發現吧?

但就在前幾天,出版社的主編把7/15即將要正式出版的新書《韓熙載夜宴》的新書照片寄給我看了。彩色斑爛是封面,金碧輝煌是作者吳蔚,密密麻麻的頭銜與獎項,滿滿地榮耀與光輝,好不光彩。但我看了這封面之後,卻突然有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覺,窸窸簌簌地從腳底板升起,一路順著脊椎骨往上爬,一直到頭頂發麻寒毛直豎不能自已。

之所以會有這樣的感覺,完全是因為在這新書的封面,居然也印上了我的名字,大大地寫著:「專家推薦:藝術史學者邱建一」。而封面再引述我寫的那篇序的幾句話作為補充說明。

看著自己的名字被印在這裡,真可說是慚愧慚愧,天曉得哪時居然也可以冒充個專家學者,也可以如此地推薦起別人的著作了!從前看到別人的新書的封面印上了某某名家推薦,有時還會附上照片為證,總是會肅然起敬,因為能夠推薦別人的著作,至少也應該算是個學閥巨儒之流的大人物。但我心知肚明,我這路人甲,頂多只能算是個藝術圈內混口飯吃的幫閒份子而已,哪會夠格來為別人推薦著作呢?

「附驥是什麼樣的感覺?」現在就覺得我是趴在馬屁股上的小小蚊蚋。

「附鯽倒底是個什麼樣的東西?」現在就覺得我就是那隻小小的鮒魚。

真是慚愧啊!~對這本書的作者吳蔚來說,我可真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小小人物而已。

不用管我寫的那篇不成材的序文,直接跳過無視即可。

但是吳蔚的書是絕對是好書,吳蔚的文是絕對是好文,光是憑藉這本書在海峽對岸入圍茅盾文學獎,就可知道它是一本值得喜好藝術的各位細讀的好書,這絕對是不會錯的!

    全站熱搜

    amenra013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