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手記 

 

珍珠手串飾 

 

邱建一2011.8.1.


前一陣子與朋友砍大山時提到前清的一些軼事,聊廠甸、聊書鋪、聊宮中掌故、聊慈禧的墓葬被盜,陳芝麻爛穀子通通搬出來灑了滿滿一地。有人提到民國二十二年,湖北漢口有一家專門招待荷包滿滿的貪官污吏以及他們的二奶小三的高檔飯店:太平洋飯店。每天在這裡晚上釵鬢雲集、一片澎差中燈紅酒綠,反正在那個亂世有辦法的人錢來得容易得很,所以花起錢來也絕不手軟,一擲千金都無法描述他們的豪邁。

「錢不當錢用。花錢是用砸的!」

那個年頭,一頂草帽要200元大洋買,你們信嗎?

他說的是江蘇督軍李純、和湖北督軍王占元的兒子,在天津街肆花200元銀元買一頂草帽的故事。那年頭的時尚男女流行戴寬邊草帽,這種帽子被稱為巴拿馬草帽。一開始的時候是在洋人聚集的租界地才看得到一些外國人戴著它以避夏季的驕陽,但後來這種有別於傳統四塊瓦的中國瓜皮小帽的巴拿馬草帽,也被一些常與洋人往來的買辦給愛上了,戴上它就是洋務的象徵,戴上它是一種身分的表態,結果後來不管是啥理由,新潮的男男女女都把傳統的帽子給撇了,戴上這帽子就像是當今的勞力士表、香奈兒包一樣,社交地位的有無就得看這配件了。

洋人是不賣巴拿馬草帽的,便宜貨而已,獲利不高有啥好搞進口!所以中國各地自己都有仿製生產的。反正都是用藺草之類的植物編的,所以工藝水準不高,這帽子不貴沿街都有人叫賣,人人想買都買得起。

在那個年頭裡無奇不有,有家帽子店還是從巴拿馬進口了幾頂草帽,結果居然被這兩個闊公子,以200元銀元買下。那個年代裡一般人的工資收入一個月也不過才15元,1塊銀元可以買30斤上好的白米,有闊公子花上200銀元就為了買頂草帽,這還不算是砸錢嗎?

「不對~是用『ㄗㄢˋ』的!」君回頭想了想,又用閩南語說了,還帶了動作,用腳用力跺了一下地板來強調這個閩南語字詞的動作語態。

--  --

在漢口的太平洋飯店裡,有人看中了這裡出出入入的男男女女的消費力,所以專闢了一個頂精緻的房間招待這些大款們,利用這樣的社交場合兜售一些高檔的珠寶翡翠飾品等極精緻的細項珠寶。

某天,武漢警備旅旅長葉蓬的夫人看上一件東洋珠手串飾,整整的18顆飽滿光潤的珍珠讓這位夫人愛不釋手,但這寶貝價錢可大了!賣珠寶的人不肯讓點價,旅長夫人講價不成面子有點掛不住,當場的氣氛有點尷尬,但她也無可奈何只好回去向旅長哭訴自己如何沒臉,加油添醋地把當晚的買賣不成說成天崩地塌的丟人場合。

結果,那位葉旅長盛怒之下居然就把這個販賣珠寶的地點給封了,但是無憑無據地查封人家一個做生意的所在,即便是在那個無法無天的時代裡也有點說不過去,所以在計畫之後,由親近葉旅長的一個漢口報紙由報業名人凌梅痴發難,先是刊登一篇名為〈觀寶瑣紀〉的文章,讚揚這些珠寶都是稀世奇珍,然後再以推測性的口吻說這是前清文物。之後連續幾天凌梅痴再以其他的筆名刊登文章,開始將這些出現在太平洋飯店的珠寶影射這是前清珍寶,而且極有可能就是出自1928年北洋軍閥孫殿英盜掘的東陵文物。媒體的捕風捉影推波助瀾之下,一時間武漢地區沸沸揚揚,大街小巷最佳助談話題於是焉成形。

至於葉旅長呢?他藉著這個機會,逮個空就把飯店裡的交易給查封了,那串珍珠也就以賊贓的名義查扣住,之後當然成了旅長夫人手上的裝飾品之一了。不過,由於報紙的新聞實在搞得太大了,所以查封之前販賣珠寶的主嫌早就已經逃之夭夭,但武漢警備隊在埋伏跟監之後,還是逮捕了二個紀姓與王姓的人犯,這兩人是主嫌的助手,而且經過嚴厲的審問之後,兩人都承認自己就是當年孫殿英手下的譚溫江師長的部屬,逃脫的主嫌是張岐鳴,他是孫殿英的侍從官,而在飯店裡販賣的珠寶首飾,確實就是從東陵的慈禧墓裡盜出來的文物,後來張岐鳴黑吃黑,偷了許多珠寶據為己有,然後夥同同鄉的紀姓與王姓的同僚開小差逃兵,之後就到各地尋找買主,之前在青島,但被人察覺之後再到武漢,想把這些賊贓脫手發筆橫財。

就這樣,一個沒沒無聞的武漢警備隊旅旅長,因為夫人一時的貪念,無意間居然破獲了中國有史以還最駭人聽聞的盜墓案件。但由於這個案件實在太大了,警備旅只好移交給新成立的武漢綏靖主任公署負責,而孫殿英盜掘東陵的真實過程,也在當時負責審訊的軍法官戴少崙的主持之下一一現形,這件歷史公案的來龍去脈也終於水落石出了。

--  --

「那孫殿英呢?」突然有人問了:「他後來怎麼了?怎們都沒聽說最後的下場呢?」

事實上,這位盜陵的主謀在民國二十二年的武漢審訊之後,從來就沒有受到懲罰,槍桿子出政權的時代裡,誰有最多槍火,誰說話就最大聲。孫殿英部有6萬多人,堅實的實力不容小覷,所以當大家都心知肚明這是孫殿英幹的好事,但是也頂多在報紙上發點無關痛癢的牢騷,藉著毫無影響力的輿論,小小聲地聲討這位在平津一代呼風喚雨的大軍頭而已。

孫殿英在死亡之前,還曾經帶著槍桿子投效過國民黨政府,也曾經抗戰期間,一度投日,成為偽華北軍的和平救國軍的一支,日本戰敗後又再度投效國民政府,奉命參與勦匪作戰。民國36年,孫部在河南省湯陰縣被共軍擊潰,但這次孫殿英沒有機會以他擅長的投降策略來爭取夾縫求生的機會,他被解放軍關在河北武安縣的大牢中,之後因為毒癮發作而猝死在這裡。

東陵的盜墓案,在民國365月孫殿英死亡之際,就已被畫上了句點。至於墓葬裡的珠寶去了何方?從未有人知道這些寶物的最後歸屬。

我們只知道,武漢警備旅長夫人的手腕上,戴了一串價值不蜚的珍珠手串!而且,就是樣而已!

    amenra013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