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位權威專家背書的詐騙案

 

金縷玉衣超貸案

 

邱建一2011.9.8.

採自:博寶網http://bbs.artxun.com/tiezi_489709/1/1/


Img318406771.jpg   

2008年贗品金縷玉衣,被5位國家級的專家估價24億人民幣,並超貸10億人民幣。


自從開始寫部落格以來,我從不轉載別人的文章。但今天破例了,因為這件事情對於文物鑑定來說實在是令人難以置信,而且還牽涉到幾位過去備受尊崇的前輩學者。

看完這件案件,實在是值得我們深思!

所謂的文物鑑定是不是應該建立一個更公開、更透明而且可以依歸的完整程序呢?我想,這件事應該給所有的人狠狠地拍了一磚、給了一個嚴厲的教訓了吧??

 

【以下是全文轉載】

一起巨額貸款詐騙案透露出驚天秘密:原北京故宮博物院副院長楊伯達等5名頂級鑒定專家,為騙子自製的「金縷玉衣」開出24億的天價評估。

建設銀行兩位行長由此輕信了騙子的經濟實力,發現被騙貸6億後不但未報案,還繼續為其違規提供資金4億多,導致銀行最終損失5.4億多元。

經過三個月的努力,記者翻閱350多本卷宗,聯繫到當時的鑒定專家深入採訪。他們承認,評估時大家連「金縷玉衣」的玻璃罩子都沒打開,只圍著走了一趟「過程不太合規矩」

案情:富豪自製「金縷玉衣」頂級專家評估出24億天價

在「中國400富人榜」中,華爾森集團總裁謝根榮一度名列第163名,資產6.2億元。但沒人知道,這些錢是從銀行騙來的。

20009月,謝根榮偽造555份房貸合同,以假案件的方式從建設銀行騙貸6億多元。但謝根榮不傻,他早早為自己留下後路。本世紀初,媒體突然開始報導一位元叫謝根榮的「古董收藏家」。

在謝根榮貸款詐騙案的卷宗中,有一份證人牛福忠的證言。謝根榮的一審判決書中摘錄了其中的一部分:「謝根榮有兩件『古董』,一件是『金縷玉衣』,一件是『銀縷玉衣』。其實,兩件『玉衣』是我用他給的玉片穿出來的,不值錢。他堅持要我找專家給這兩件玉衣做評估,我就找了原中國收藏家協會秘書長王文祥。王文祥又找了原故宮博物院副院長楊伯達等4位專家,一起給玉衣作出評估報告,評估價24億。謝根榮給了專家幾十萬的評估費。」

對此,華爾森集團財務人員蔣某某稱,集團的資金使用權由謝根榮掌握,審批只是個形式。謝根榮從公司拿走的現金,後來董事會決議以公司名義收購謝根榮手裏的古董沖賬。

時任華爾森集團執行總裁的郎某為謝根榮的行為作出更明瞭的解釋:「買文物的用意就是向外洗出大量的現金。」

這樣一來,資金相當於做了個乾坤大挪移,從銀行騙來的貸款變成「古董」放在公司,而買古董的若干個億不會給其他的古董商,自然會到謝根榮個人的兜裏,成為乾淨的錢。

買「古董」更重要的用途在後頭。2002年底,建設銀行某支行行長顏林壯和副行長趙峰憑藉經驗,發現華爾森集團在騙貸,為此找謝根榮談判。

謝根榮先向銀行提供了造假的企業財務報表等材料,然後領著顏林壯等人參觀了專門用來存放兩件玉衣的「根榮陳列館」。

謝根榮指著一件金縷玉衣對顏林壯說:「全世界只有兩件,專家已經做過鑒定,市場估價24億。它在這兒,我還能賴著你們區區幾個億不還?集團只是一時資金周轉困難,只要我們通力合作,還清貸款肯定沒問題。」說完,謝根榮出示了有5位國內頂級古董鑒定專家簽字的評估報告。

頂級專家的集體簽名,讓顏林壯和趙峰相信了謝根榮,覺得即便他有騙貸嫌疑,但華爾森集團畢竟還是一個非常有實力的企業,不會欠貸不還。另一個問題是,當初按揭貸款是顏林壯批下來的,如果騙貸的事情暴露,作為行長的他烏紗難保。

顏林壯最終做出錯誤決定:「瞞住上級」。通過開具銀行承兌匯票的方式為企業提供資金支援,幫企業發展起來,把問題消化。

後經法院查明,這部分的累計金額達4.56億元。被抓後謝根榮曾滿不在乎地對民警說,那段時間光請客吃飯,他就花了3000多萬。

最終,審計署在審計建設銀行北京市分行時發現問題。20083月,謝根榮、顏林壯等人被抓。至案發時,謝根榮騙貸的錢有5.4768億餘元無法歸還。

謝根榮一審被法院以貸款詐騙罪判處無期徒刑。「被評估報告蒙蔽了雙眼」的顏林壯和趙峰,因犯違法發放貸款罪、違規出具金融票證罪被法院分別判處有期徒刑20年和19年。

謝根榮一審獲刑後上訴到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目前二審仍在審理當中。

 

文物鑑定的關係人

1.中間人牛福忠訪談:

年過六旬,現為北京中博雅文物鑒定中心鑒定委員會主任,自稱是國家文物局泰安培訓中心客座教授、北京電視臺《天下收藏》欄目特聘鑒定專家:「玉片買下來以後 確實是我幫著穿成『玉衣』的」。

法制晚報(下稱FW):「謝根榮為什麼要做“金縷玉衣”和“銀縷玉衣”?」

牛福忠:「他不是有個『根榮陳列館』嘛,搞收藏唄。」

FW:「玉衣是謝根榮買來玉片找人做的,自然不是古董。明明不是古董,為什麼還要當古董去評估呢?」

牛福忠:「咳……他當時找我評估,我說評估不了,我哪兒懂啊。他非要評估,我就找了王文祥。其他的專家我也不認識,都是王文祥找的。」

FW「如果玉衣本身不是古董,那它的價值就是那些玉片價值的總和。一堆玉片居然價值24個億,您是否覺得過高?」

牛福忠:「這你得問那幫專家去,是他們在評估報告上簽的字,呵呵……」

FW「玉衣的評估價是24個億,那謝根榮是花多少錢買來的玉片呢?」

牛福忠:「肯定沒花24個億,買的時候不可能那麼多錢。他哪有那麼多錢啊。評估價只不過是專家說的。這東西按照24億賣,肯定沒人要。」

FW「那些玉片是從哪兒來的?」

牛福忠:「都是謝根榮從他浙江老家找的,具體怎麼弄到手的我就不知道了。玉片買下來以後,確實是我幫著穿成玉衣的。」

FW「那些玉片是古玉嗎?」

牛福忠:「咳……有的是,有的不是。但玉肯定都是真玉。專家說是古董,那就是吧。雖然我懂點兒,但沒人家專家那麼懂。如果是專家,都得往評估報告上簽字。我不是專家,就沒簽。」

FW「現在“玉衣”怎麼處理的?」

牛福忠:「我不知道。」

FW「謝根榮給專家評估費了是嗎?」

牛福忠:「對。當時我在場,錢給了王文祥,他們怎麼分的就不知道了。」

 

2.鑒定專家王文祥訪談:

王文祥,現已七旬,據媒體報導曾擔任過中國收藏家協會秘書長,現為世界書畫藝術家聯合會主席、世界收藏家協會副主席兼中國總會會長、世界文物藝術品鑒定評估委員會主任。

「主要是靠眼睛看,然後一起商量了一下。」接受記者採訪時,王文祥稱當時是牛福忠找的自己,之後自己找了其他的專家。

王文祥承認,當時謝根榮已經表示過,「金縷玉衣」、「銀縷玉衣」是他買來零散的破碎玉片穿起來的。「但是,我們覺得玉片零散著,將來很可能被丟棄。能把市場上這些容易丟棄的玉片收集起來,用金線穿成玉衣,對國家來說是個貢獻,算做了一件好事。」王文祥說。

王文祥也承認:「當時評估沒走太複雜的程續,主要是靠眼睛看,然後一起商量了一下。」

對於24億元的評估價,王文祥說:「這是著名歷史學家史樹青老先生提出的價值,我們沒有那麼仔細去看。」

王文祥稱,評估報告是他歸納了大家的意見,之後落筆起草的。但謝根榮只給每人一萬多元的費用,不是牛福忠作證時說的「幾十萬元大家分」

「鑒定後,我們特別叮囑謝根榮,這東西不能去交易,否則犯法。我認為,只要文物不上市場,專家簽字談不上什麼風險,這是學術自由。」王文祥說。

 

3.鑒定專家楊伯達訪談:

現已八旬,原故宮博物院副院長。「大家就在玻璃櫃子外面走了一趟看了看。」楊伯達告訴記者,鑒定之前,他對華爾森集團一點也不瞭解,到現場才認識了謝根榮。

楊伯達承認,鑒定過程確實不太合乎規矩。

「說老實話,就幾十分鐘。鑒定時沒有開櫃,大家就在玻璃櫃子外面走了一趟看了看。因為隔著玻璃,看時也不方便。」楊伯達說。

楊伯達告訴記者,如果是鑒定故宮博物院裏的文物,肯定不能光看,必須要「上手」。而那次,玉衣一直沒從玻璃櫃裏拿出來,專家們也沒要求開櫃。

「反正史樹青在嘛,他是文物鑒定界的大家,我當時是在他領導下的。」楊伯達說,由於當時沒有舉手表決的過程,於是自己就隨了大流,別人怎麼說,自己也就怎麼說了。

最後,大家在評估報告上簽了字,吃了頓飯就走了。當楊伯達從記者嘴裏瞭解到,評估報告成為之後謝根榮從銀行騙錢的工具時,表示很驚訝。

「我沒把它當成鑒定活動,而是當成一種友誼活動,是客串性的。他們請你來,給你一點鑒定費,你同意他們的意見就完了。」楊伯達說,鑒定時,謝根榮沒說過他的意圖,他也沒想到評估報告會被非法利用。

楊伯達說,臨走時謝根榮每人給了一個信封,可能裝了萬把塊錢。「我現在不再參與這些活動了,在家埋頭寫書。」楊老說。

 

4.鑒定專家李勁松訪談:

年近八旬,中國寶玉石協會原秘書長:「這個鑒定是比較隨便的 算是幫朋友一個忙。」記者採訪李勁松老人時,告訴他謝根榮利用評估報告矇騙銀行,導致損失5.5億後,老人傷心地哭了,一個勁兒地說:「沒想到,表示自己一定會吸取教訓,深刻反省。」

「那家公司的老闆說讓大家鑒賞一下,看看他的家產值多少錢。大家一聽是『金縷玉衣』都很感興趣,畢竟也是個學習和交流的過程。」李勁松老人回憶道。

「當時,有的人仔細看了,有的沒有。真正的評估鑒定程式是怎樣的,沒有國家規定。但專家們應該反復地研究。」李勁松稱:「而這個鑒定是比較隨便的,算是幫朋友一個忙。大家就是聚一聚、坐一坐、走一走、看一看,證明這個資產的價值。史老是大權威,史老說這個價值是很高的。史老說的話,我們是很尊重的。」

「評估是專家們個人的看法和觀點,評估價值只是一個參考。專家意見只是代表個人。評估價值是一個認識問題。」李勁松說。

謝根榮當時的承諾也讓專家放鬆了心態。李勁松說,謝根榮當時稱「玉衣」是他的寶貝,絕不會賣。

李勁松認為,既然是家產,評估多少個億都無所謂,只證明這是他的財產而已。

李勁松說:「專家們最後還囑咐他好好珍藏,並一再強調不准到市場上流通,也不能拿去抵押。」

當記者提到,牛福忠曾說有「幾十萬評估費」的時候,李勁松發火了,堅稱謝根榮只給了每個人幾千元車馬費。

「他有什麼根據呀?如果是評估,都要開收據,他有收據嗎?」 李勁松說:「估價之後,王文祥起草了評估報告,寫著這個文物是什麼時代的、什麼玉石、評估價值多少錢。」

李勁松稱,因為都是朋友,那天就比較隨意,並沒有按規矩要評估費。那幾十萬元是不是被中間人拿了,自己就不知道了。

 

5.鑒定專家楊富緒訪談:

年近八旬,中國寶玉石協會原副會長、北京大學寶石鑒定中心主任。「那種情況下 就是最權威的人說了算。」楊富緒告訴記者,按照常規,玉石鑒定程式有大約30個步驟,如稱重、收樣、手摸、儀器檢測等。

楊富緒說,對於玉石的鑒定,應該一片玉一片玉地檢測。要確定材質、成分和工藝,需要儀器檢測,包括X光機、紅外光譜、電子探針等大型儀器。

「但那次鑒定,玉衣在玻璃罩子裏,只能肉眼看。那種情況下,就是最權威的人說了算。」楊富緒說。

「當時史老在,跟他相比我就是打雜的,史老說什麼就是什麼了。他是一把手,我們哪能不聽史老的。」楊富緒說。

但楊富緒承認,當時兩件玉衣的估價偏高。「那次鑒定之後,我也想過,這是幹嗎呢?這麼高的價。」楊富緒說。

楊富緒告訴記者,雖然他不知道後來謝根榮利用評估報告到銀行騙錢的事,但在那個時期,用這種方法去銀行弄貸款的大有人在。那種事評估費用很高,知名大師看一看就是幾萬,但不見得有科學的依據。

「我在報告上簽了字,我也有一定的責任。」楊富緒告訴記者。

 

6.鑒定專家史樹青:

著名歷史學家和文物鑒定家,曾任中國歷史博物館研究員、國家文物鑒定委員會副主任委員、南開大學歷史系教授、北京大學考古系研究生導師、中國收藏家協會會長,以考古鑒定馳譽中外。

記者採訪中幾名專家均表示,當時大家的意見都是隨著史老的。當時的鑒定界,史樹青是最大的權威,他說玉衣是真的,值錢,大家就都認同了。

記者試圖聯繫史樹青,但遺憾地瞭解到,老人已于2007年因心臟衰竭去世,享年86歲。由此推斷,為玉衣做鑒定時,老人已經八十出頭。記者從《人民日報》海外版找到一篇紀念史樹青老人的報導,其中一段耐人尋味:

「(史老)年紀大了,反而像個小孩子,動不動就發脾氣。史老夫人說,他對越王勾踐劍的事就老大不開心。去年4月,史老在大鐘寺地攤上發現一把青銅劍,他認為是越王勾踐劍,當即買下。後來有的專家認為是假的,博物館不收,史老的老伴和女兒也認為是假的,只值200塊錢。為了這事,史老寫了一首詩,把自己比作春秋時期多次獻和氏璧不成的卞和。看到史老有點生氣的樣子,他的老伴對他說,不爭論,不爭論,身體要緊。老伴說,史老心臟不好,去年住了半年的院。」

這段文字,《人民日報》海外版的編輯所擬小標題為:「老來天真性更直。」

 

7.延伸採訪:業內流行「不打假」按評估價值收費

潘家園古玩城一位老闆透露,如今業內流行「不打假」。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收藏家告訴本報記者,在鑒定界,如果一位名家已經開出了評估報告,其他同行通常不會拍磚,都是聽之任之。

而在鑒定界,目前有這樣的做法:「先口頭告訴你,你的玩意兒是真的,價值連城,之後再向你伸手要鑒定費,數額相當於他說出來的評估價的一定比例。你只有給夠了錢,鑒定師才給你開書面的評估報告。」

採訪過程中,受訪的鑒定專家李勁松也證實:「按照慣例,評估費是評估價值的1%到5%。比如,你的東西可能只值幾百塊錢,但他告訴你值20萬。然後要求你按5%交鑒定費,也就是1萬。有些心眼活的人就交了。」

一名不願具名的收藏家告訴記者:「這樣的話,一個不值錢的物件一下子價值20萬元,除去交1萬元鑒定的費用,賣出後還可以淨賺19萬。這樣的話兩方都有便宜,如果沒有鑒定師開出的評估報告,你和誰說你的東西值20萬,也沒人信。」

故宮博物院研究員周京南曾對媒體有過解釋:「文物的收藏鑒定確實有這種尷尬的現象,哪怕一些權威機構、一些權威大師也有『打眼』的時候,而不同專家有時觀點不同難分對錯,對此也很難有非常嚴格的規範。」

 

    全站熱搜

    amenra013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