掘墓人手記_埃及_太陽神與阿蒙神

 

太陽諸神與阿蒙神

 

邱建一

取材修訂自2002.9.15.「藝術考古學講義:第三部份:古埃及藝術」。

2010.1.6.重新整理為藝術學相關課程講義。


 未命名-1.jpg

19王朝阿布辛貝神殿,內祭祀殿。從左至右分別為:普塔神、阿蒙神、拉美西斯二世、拉神。


 

古埃及神明基本上可以依據神格而分為以下幾組:

有關於太陽神信仰的赫拉斯、拉、阿吞、凱普里、阿圖姆、阿蒙。

有關於冥世信仰的厄塞里斯、阿努比斯、努特、赫努姆、馬特。

有關於守護神信仰的敏、普塔、圖特、赫努姆、穆特、哈托爾、索貝克、孔蘇、阿蒙、塞特、伊西斯、馬特、陶烏瑞特、畢斯。

以上所列的這幾組神明當中,最具有影響力的神祇就是「太陽諸神」(拉、阿蒙–拉、赫拉斯…等)以及「冥世諸神」(厄塞里斯、阿努比斯、馬特…等),而這兩組神明其實在本質上是一件相同事情的兩種說法而已。

埃及學者曾指出:在整個埃及的宗教體系中是一種「二元相對論」的循環思惟方式。古埃及人將神明兩兩相對起來,成為既是互補也是對立的兩組觀念。例如太陽諸神與厄塞里斯這兩個看似不同的神明,但卻是相同一件事的兩種說法。

古埃及人認為太陽(太陽神)每天從東方升起、從西方落下,就像是厄塞里斯的死而復生一般,代表著一種強大的生命力與繁衍能力。太陽每天週而復始的日出日落不是自然界的單純現象,祂就像是生命的終始、社會的興衰、法老的更替一樣,不斷循環的過程是宇宙存續的根本因素。

由於深信太陽的週始循環過程與生命有關,所以在中王國時期,拉與厄塞里斯的信仰藉由輪迴的觀念而結合在一起。太陽神在白天是現世生活的主宰,祂在夜晚(冥界)變成厄塞里斯的形象,繼續成為另外一個世界的主宰,拉與厄塞里斯成了互為表裡的「雙重靈魂」。這種雙神結合的狀況可以在「死亡之書」(Book of Death)的內容中,看到原本是描繪死亡世界的咒文卻變為讚頌太陽神–拉的頌詞:

你升起、你再度升起,你照耀大地、你再度照耀大地,

你是諸神之王,你是宇宙萬物的主宰,

你是大地之王,你是所有萬物的創造者,

你是諸神誕生之前唯一的神,

你創造了人類與野獸,

你創造了土地、創造了峽谷與天空,

你創造了尼羅河的氾濫、創造了深淵,並給予這所有一切的生命,

你創造出山巒以及平原,並給予這所有一切的生命。…

你說:我在早晨是凱普里、中午是拉、傍晚是阿圖。

當然,古埃及人不只是單單的把神明對立起來就成其宗教體系,除了以上所提到的「二元相對論」的信仰體系基礎之外,在整個宗教體系當中,最重要的還是先建立太陽諸神信仰其次才推演其他,關於這一點我們可以從古埃及的創世紀神話系統,總是先看到太陽神的誕生可見其端倪。

古埃及人把太陽看作是自然的主宰、萬物的泉源,因此相對應地與人間的統治者–法老是一體的。從早期王朝開始法老的地位逐漸強大,上下埃及統一之後,法老更成為埃及的唯一合法統治者及領導者,在這種情況之下太陽神也就取得了「國神」的地位,而人民對太陽神的崇拜更進一步加深了法老統治的信服度。從第三王朝開始,法老就在金字塔的各種建築裝飾形式上把自己的「王名」與「太陽神–拉」結合,到了第五王朝時期,太陽城「赫利歐波利斯」(Heliopolis)的祭司就開始宣稱該王朝有三個法老是太陽神與祭司的妻子所生的,而法老更因應宣稱自己是「太陽神之子」,也大概從這一個時期起,法老們開始熱衷在埃及各地興建各種奉祀太陽神的神廟。古王國時期,「太陽神–拉」的國神地位已經完全的確定了,此時其他的埃及神祇要取得國神的地位,唯一的途徑是要與太陽神結合,成為複合式的神名才有這種可能性。

古埃及人崇信太陽神的狀況可以從以下這首十九王朝的頌詞看得出來,在這裡拉以第一人稱敘述自己的神威:

我是天空與土地的創造者,

我是山脈的奠基者,

我是水源的創造者,

我是瀑布與河流的創造者,

我是時間的創造者,

我是光線、我是黑暗、我是火焰,

我是兩地的創造者,

祭典因我而生,我是慶典的主持者。…。

從這裡所抄錄簡短的8句頌詞中可以看得出來,前6句明顯地敘述太陽神無敵的威能,祂創造出所有的一切;但後面的「我是兩地的創造者」明顯的指出「上下埃及的統一」,這與法老的頭銜「上下埃及之王」有關,而最後一句的「祭典因我而生,我是慶典的主持者。」更是直指太陽神–拉就是法老的化身,因為主持祭典、慶典的不可能是神明本人,而是身為埃及最高祭司的法老。

中王國時期,隨著「底比斯」(Thebes)成為埃及的國都,而原屬於底比斯地區的主神「風神–阿蒙Amen」也逐漸受到重視,尤其是出身於底比斯的第十七王朝的法老驅逐了入侵埃及的西克索人之後,阿蒙神更是顯赫一時,原本屬於地方性的阿蒙神的信仰,也隨著埃及對外的擴展領域而逐漸成為埃及的主神;但此時,太陽神的國神地位在古王國時期就已經成就其不可動搖的地位,但是阿蒙又是另外一個廣受信奉的神明,最後為了解決這一個難題,只好將阿蒙神與拉神兩者結合成為「阿蒙–拉」,用雙重神格的地位,在不影響太陽神信仰的方式下來彰顯阿蒙的神格。在巴哈里(Deir el-Bahari)的法老–哈謝普蘇神殿的誕生室就有這樣子的銘文:

我按照卡納克(Karnak)之神–阿蒙(Amen)的形象塑造你,

我賜予你埃及以及這塊土地上的居民,

而你將會按照赫拉斯(Horous)的律法來成就法老的威嚴,

我以你的父親之名命令你,

我是阿蒙–拉(Amen-Ra)

阿蒙神這一位原本是地區性的神明,在取得太陽神的神格之後,便名正言順的成為埃及的主神,法老們每次征戰歸來都會大肆的在底比斯的阿蒙神殿前舉行祭典以慶祝勝利,並進行各種對阿蒙神的奉獻儀式,因此,底比斯的阿蒙神殿在中王國時期有「國家財富的儲存庫」之稱。這種對阿蒙神殿豐厚的獻祭,導致國家財富集中掌握在神殿祭司團手中,後來在所謂的「第三過渡(中間)期」埃及分裂的原因,就與這所位於底比斯的阿蒙神殿密切相關。

第十八王朝的法老「圖特摩斯三世」(Thutmosis III, 1506B.C.~1493B.C.)在連續征服敘利亞、巴勒斯坦、蓬特、米坦尼(Mitanni)、努比亞(Nubia)…之後宣稱:

我讓您來踏著大地的邊緣,海洋包圍的土地都在您的掌握之中,我讓他們看到您作為神鷹的威嚴,您想要的都能抓住。」

圖特摩斯三世宣稱新征服的地區都是阿蒙神的統治範圍,阿蒙神不只是埃及之神,更是宇宙之神。阿蒙神從這個時期開始一直到古埃及滅亡為止,一直都是埃及的主要的神明,祂是國神、也是法老的守護神。新王國時期的法老都曾經不只一次宣稱自己是阿蒙神之子,以確立自己神人的地位,阿蒙荷泰普三世在路克索神殿的誕生室刻了這樣子的銘文:

「底比斯之王(阿蒙),以她丈夫的形象出現在後宮,賜予她生命。祂看見她在宮殿深處沈睡,神的芬芳氣息使她甦醒,她轉向她的主人,祂走向她,她喚醒祂的激情。當祂來到她的面前,祂神聖的形象出現在她眼前,…,祂的完美使她歡愉,祂的愛進入她的身體。整個王宮瀰漫著神的芬芳,那是蓬特(Pont)的味道。」

不過值得注意的是,阿蒙的神格中還是一直存在有太陽神的神格,例如前述圖特摩斯三世宣稱阿蒙有:「作為神鷹的威嚴。」這裡所謂的「神鷹」就是另外一個太陽神「赫拉斯」(Horus)的形象。

埃及的太陽神有許多個,除了最廣為人知的「拉」(Ra)之外,還有「赫拉斯」(Horus)、「阿圖姆」(Atoum)、「凱普里」(Khepri)、「阿吞」(Aten)…等,當然這些不同的太陽神的神格稍微不同,例如:凱普里是太陽運行的軌跡、拉是日正當中的太陽,赫拉斯是最原始的太陽、阿吞是日出的太陽、阿圖姆是日落的太陽…等。在這麼多的太陽神當中,除了一直享有尊崇地位的赫拉斯、拉之外,最有趣的就是阿吞了,因為這一神明雖然自早期王朝就已經出現,但祂居然在第十八王朝時期一躍成為埃及唯一的主神,法老「阿曼荷泰普四世」(Amenhotep IV, 1352B.C.~1338B.C.)採取類似今天所謂「一神教」的做法,罷黜其他眾多的神明,而獨尊阿吞神,成為埃及唯一的真神與主宰,阿曼荷泰普四世自認為是阿吞在人間唯一的代言人,為了徹底建立阿吞的尊崇地位,甚至派人到各地拆毀其他神明的神殿,試圖徹底的改革埃及的宗教體系,但十八王朝結束後,阿吞的崇拜又被推翻,十九王朝的法老再恢復舊有的宗教體系,阿蒙依然獨大,阿吞依然是眾多太陽神之一。

至於太陽神的信仰雖然在古埃及時期盛極一時,但是古埃及到底是「多神信仰」的國度,再加上太陽神有許多個,所以祂的地位有時並不太穩固,而太陽神真正位極尊崇的時期產生在法老阿曼荷泰普四世的時代,在當時他所建立的太陽神–阿吞(Aten)的一神信仰,可以說是太陽神最為崇高的時期。當時由於獨特的信仰主張以及造形藝術形式,所以在那一個由法老阿曼荷泰普四世統治的時期特稱為「阿瑪那時期」(Amarna Period),至於太陽神–阿吞的地位,有一首普遍流傳的「太陽頌」可以作為代表:

你燦爛的在天邊升起,

啊!充滿生命力的太陽,生命的創造者!

當你從東方升起,

你以自己的光芒充滿大地,

美麗、偉大、光耀四射。

高居世界之上,

你的光芒擁抱你所創造的大地。

你是拉(Ra),伸展到大地的盡頭。

你讓世界臣服在你的愛子之下,

你遠在天邊,光芒卻在地上。

人們雖然看得到你,卻看不到你的腳步。

當你向西方沈沒,

大地如死亡般的漆黑。

…。

你就是生命,人因你而活。

 

    全站熱搜

    amenra013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