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筆記

 

春風得意時:唐寅這個人!

 

 邱建一2011.11.23.


未命名-1hhjhj.jpg   

唐寅,〈聯句詩〉,北京故宮。(30.2x32.9cm)


說到唐伯虎(1470-1524)這個人,在現今的華語體系當中他大概是算是一個大人物了吧?但是他真的是像電影小說所描述的那樣,已經有八九個老婆還不滿足的色胚、玩世不恭專以戲謔捉弄旁人為樂的無賴文人嗎?

但事實~不是這樣的!

唐伯虎本名「唐寅」,之所以會以干支命名的理由據說是因為他是在「庚寅年寅月寅日寅時」出生的,所以取名為「寅」。伯虎是他的字、他又字「子畏」,唐寅與同時代的文人有相同的習慣,他也喜歡幫自己取別號,所以他號「六如居士」、「桃花庵主」、「逃禪仙史」等等,隨著年齡的增長與興趣的改變,他也用了七八個不同的別號。所以,他的朋友管叫他「唐伯虎」、「唐子畏」、「唐六如」,反而他的本名就比較少人使用了。

唐寅出生於明代中晚期的江蘇蘇州吳郡,雖然當時明帝國的國勢已經開始走向衰微,但是此時蘇州一帶依然是中國的富庶地區,太湖流域的魚米之鄉造就了幾百年的繁榮景致,以蘇州為中心點的地區是當時最有錢的富豪的居住首選,紙醉金迷夜夜笙歌。但這裡不只是只有朱門酒肉臭的豪門鉅賈而已,此地還有五百年文風薈萃,蘇州屬於應天府(南京)管轄,已經實行了幾百年的科舉考試,從南京鄉試出身的舉人向來都是高中殿試三元最有希望的人選,從以往就是這樣的,所以應天府轄下退休致仕的鄉官之多,也是天下州郡之冠。

可能是由於唐寅的家世不好吧?所以我們對這位著名的文人的家庭背景所知甚少,只知道他的父親唐廣德在蘇州吳趨里開個小飯館做個小買賣謀生,唐寅是長子,還有一弟一妹。而唐寅出身市井小民這件事其實自己也是不否認的,他與文徵明的通信當中自稱「居身屠酤,鼓刀滌血。」又說自己年輕時曾經「參雜輿隸屠販之中」。「屠酤」二字表明了他的家庭做的是以賣酒肉吃食為主的生意,而唐家應該是一家小小的路邊攤小飯館,因為店裡來往的客人都是抬轎子的轎夫「輿隸」與殺豬賣菜的小商人「屠販」,因為店裡手人不夠,所以唐寅得幫忙家裡做生意,拿起菜刀幫忙切肉端盤子,幼年時的唐寅十足就是一個小小跑堂的身影。

按照道理來說,以唐寅這樣的出身背景是與士大夫的文人生活無緣的,因為唐廣德應該無力為唐寅延聘家庭教師。不過他或許曾上過吳郡當地的富戶所開辦的慈善學堂吧?這種學堂通常都位於富戶的家族祠堂當中,一來用於栽培族內的小孩讀書識字,另一方面也開放些名額作為同宗有上進心的清寒子弟讀書習字之用。

祠堂附設的私塾學堂出身的幼童經過考試之後就可以進入當地官辦的書院就讀,而之後再參加考試就可以取得士大夫的入門最低資格「生員」。生員俗稱「秀才」,也稱為「庠生」,而天資聰穎的唐寅在16歲時就已取得這個資格。明代的秀才被認為是有「功名」在身,他們也有一些特權,比如說有公發的生活津貼、免除徭役、見到縣官不用下跪、有事可以不經過皂隸傳喚而直接面稟地方官員等等。但是生員的資格並不是終生的,他們得不斷地參加每年舉辦的歲考,合格之後才能繼續保有資格。而歲考分為三等,頭等與二等的生員又為稱為「歲貢」或「歲貢生」,因為他們就有資格參加每三年一次由省、府級單位舉辦的「鄉試」,鄉試合格之後再參加翌年舉辦的「會試」,會試之後如能金榜題名,這就算是完成了寒窗十年的終極目標了。

當時有四位被蘇州人看好的青年才俊被並稱為「吳中四才子」:唐寅、祝允明、徐禎卿、文徵明。剛剛成為秀才的唐寅,可能是少年得志春風得意吧?所以,在一開始的時候並無意功名仕進的,他與同樣出身書院的幾位好友們日日以詩文唱和,整天流連於酒肆飯館之間。幾年後,19歲的唐寅結婚了,迎娶了同樣是秀才出身的老儒生徐廷瑞的女兒徐氏為妻,但是好景不常,徐氏在唐寅24歲時病逝,之後唐寅的父親、母親、妹妹也相繼在1年內過世,一連四個親人過世對他來說還真是個沈痛的打擊,此時唐寅拘於士大夫的禮節,他必須守喪三年,此時他不能再公開應酬唱和、不能出入娛樂場所、也不能參加考試,甚至只能盡量低調地待在家裡。

在此低潮時期,他的好友祝允明勸他利用這段難得的燕居時間好好讀書,為將來好好地打算打算。而唐寅果真因為祝允明的一番話在家閉門謝客苦讀了一年,在守喪結束之後,參加了弘治十一年(1498)年底,在應天府(南京)三年舉辦一次的鄉試,而且還是第一名,高中「解元」。當年唐寅28歲,虛歲29

據說當時的主考官梁儲(1453-1527)在閱卷時,雖然因為試卷彌封沒看到應考者的姓名,但讀了唐寅的卷子之後,他發出了讚嘆:「士固有若是奇者耶?解元在是矣!」在揭榜之後,唐寅按照科舉考試的習慣在翌年年初拜見主考座師,梁儲出於愛材,他又為唐寅引見了弘治十三年(1500)的會試主考官程敏政,但是梁儲的一番好意,後來卻為唐寅惹出了個大亂子出來。

人生得意事,還有什麼可以比得上金榜題名呢?「南京解元」是一顆唐寅經常使用的印章,這份自傲、這份氣勢,顧盼睥睨誰能可比?

而且當時鄉試的座師梁儲官居吏部右侍郎,他後來還成為宣德到嘉靖年間的內閣首輔;而梁儲介紹給唐寅認識的程敏政(1445-1499),當時是禮部右侍郎兼總裁會試。有梁儲與程敏政這兩位當今權貴大官作為後盾,南京解元唐寅還怕不高中隔一年就將要舉辦的會試嗎?

眼看著成功就要到來,原本因為守喪而門前冷落車馬稀的唐府突然熱鬧了起來。懂得趨炎附勢的蘇州人眼看著鄰家小伙子唐寅就即將成為當朝權貴,都也開始日日蕈集在唐寅的府上,因此唐寅又回到守喪前那種夜夜笙歌的生活當中了,而且還要更加熱鬧、更加喧嘩。蘇州人都想認識唐寅,不管是不是真的認識他還是不認識的,都喜歡自稱與唐寅熟識。

「昨夜海棠初著雨,數朵輕盈嬌欲語。佳人曉起出蘭房,將來對鏡比紅裝,問郎花好儂顏好,郎道不如花妖佻,佳人見語發嬌嗔,不信死花勝活人,將花揉碎擲郎前,請君今夜伴花眠。」

這是唐寅年輕時寫的題畫詩,「將花揉碎擲郎前,請君今夜伴花眠」這詩也寫得太露骨了吧?不過,這就是當時的唐寅真實生活寫照。也大概在這段時間,唐寅又再婚了,他娶了一位名為徐九娘的當地女子為妻。「問郎花好儂顏好,郎道不如花妖佻」看來,唐寅的新歡是很漂亮的。

真是得意啊!~

真是得意啊!~金榜題名與洞房花燭同時而生。

唐寅啊!唐寅。弘治十一年的新科南京解元真是天之驕子,有誰能否認呢?

 

    全站熱搜

    amenra013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