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礎文獻補充教材_古羅馬

 

古羅馬對巨大陽具的迷戀

 

邱建一2012.2.24.

文本來源:David M. Friedman, A mind of It’s Own: A Culture History of the Penis ., (USA)Simon & Schuster Press. 2001. pp:29-33.(中譯本:陳紘德/譯,《那話兒:慾求與聖潔的神聖對話》,台北.藍鯨出版社,2002)


 

普利阿波斯(Priapus)[1]在希臘即使是小神,也是受歡迎的神祇之一。但是在羅馬,他的人氣飆漲,大可歸因於他擁有傲人的陽具。「至於男童的細小陰莖,才是雅典人的文化表徵。」歷史學家威廉斯(Craig A. Williams)寫道:「普利阿波斯是最顯著的羅馬人圖像,他可以用偉大的傢伙進入別人身體,展現成熟的男性魅力。」

普利阿波斯的木頭雕像立在居民後院,藉此保護人民財產。他巨大的陰莖通常被塗上紅色,經常可見上頭還會掛著一碗水果。祂質樸的特質讓祂在奧古斯都時期大受歡迎,當時有些社會評論家甚至憂心,羅馬帝國囂張誇耀的作法會牴觸羅馬傳統的價值觀。歷史學家史都華(Peter Stewart)表示,製作粗糙的普利阿波斯雕像相對於「羅馬動輒以黃金大理石打造而成的雕飾,相形之下只是一片薄薄的金飾。」普利阿波斯帶著嘲弄與巨大的陰莖:「回應了當時回歸羅馬簡樸精神的呼籲。

當然這也反映出羅馬的殘暴。流傳至今的18首拉丁詩都以普利阿波斯為寫作主題。大部分普利阿波斯的暴行都是對侵略者提出警告。儘管這些詩的作者不明,但無疑字裡行間充滿了男性氣概的語氣:

「權杖已經從樹上砍下來,

現在沒有綠葉也能成長,

權杖,是可憐女孩亟欲掙脫的,

是某些國王想掌握的,

是貴族的奴隸們會親吻的。

他將會以小偷的膽識,

進入我的胯下,

成為我的權柄。」

這種入侵者應該是男性。但這也並不表示,普利阿波斯對於女性就會憐香惜玉:

「儘管我看來已經準備就緒,

我還是需要吃下許多芥菜[2]壯陽,

我要摩擦你鼠蹊部,

趕走你下體成群的蟲。」

這些詩句之所以迷人的原因不一而足,但至少不是因為它們利用擬人說話的陰莖,描繪出羅馬當時令人不敢恭維的社會景象。正如凱佛(Otto Kiefer)1934年著名的研究論集《古羅馬性生活》(Sexual Life in Ancient Rome)中提及,羅馬的色情主義瀰漫著殘酷色彩。從健身競技場的遊戲中,可以看得再清楚不過。羅馬人對於暴力景象的喜愛集中在格鬥士身上[3],可以將武器刺入對手身上者得以倖存,至於被刺中者認命喪生。類似的情色暴力也出現在普利阿波斯的詩句中,儘管目的在於娛樂。古典文學家倫金(H.D. Rankin)認為,普利阿波斯對「弱者的歧視」,以及「暴力嘲諷」,正是典型羅馬人的表現。

所以,當時羅馬人相信若擁有像普利阿波斯陽具的男人勢必力大無窮。羅馬的將軍有時會以那話兒的尺寸最為拔擢士兵的標準,而羅馬皇帝康茂德(Commodus)至少就曾任命過一位生殖器官巨大的牧師,擔任特別教堂的主教。

《拉丁性詞彙》(The Latin Sexual Vocabulary)一書的作者亞當斯(J.N. Adams),他研究超過100個與陰莖有關的拉丁俚語。首先陰莖本身是個從拉丁文的「尾巴」演變而來的俚俗用字。不過,這不是古羅馬的正式用法,他們用的是「mentula」,但此字的字源仍受爭議。有些學者認為這個字源於「menta」,意思是「綠莖薄荷」(spearmint stalk),但是亞當斯卻表示懷疑。而與「mentula」較近似的字應該是「verpa」(鐘形龍葵),暗示陰莖是「mentula」的「生殖器」(dick)。幾乎亞當斯所研究的俚語都和尺寸有關。羅馬人卡圖盧斯(Catullus)即嘲諷羅馬人的「細小短劍,像軟弱的防風草下垂,絕不會在內衣裡面突然竄起。

至於另一種方法可能就是有關臀部的笑話,但意義卻令人生懼。以下這首小調是西元第1世紀哲學家馬提亞爾(Martial)所作[4]「如果你在浴室突然聽到一陣掌聲,馬龍的巨大陽具一定是罪魁禍首。」

巨大陰莖在羅馬是力量的代表,而且是確實存在,它受到人們的尊敬,有時令人畏懼,而且讓人嫉妒。對於馬提亞爾的朋友馬龍而言,羅馬澡堂成為一個危機暗藏的地方。赤裸裸的真相就是他天賦異秉的生殖器官會激起別人的嫉妒──欣羨他的財富、權力,或者他的巨大陰莖。羅馬人相信嫉妒會使人生病,造成受傷、疾病,甚至導致被嫉妒者的死亡。

陰莖一直是羅馬力量與權力的表徵,以致有些人相信帝國的建築代表作:奧古斯都論壇(Forum of Augustus)的設計便是模仿它的形狀。儘管這座建築物尚未完全開挖,但從殘存的藍圖中,可以看出它的底座是一個長廊連接著兩個半球。若從上面鳥瞰,更可看出這個建築計畫是有史以來最巨大的陽具複製品。這棟建築看起似乎只適合,或只考慮到權力與男性儀式的進行。

就在奧古斯都論壇中,羅馬男性拿著童年時的衣服「toga praetexta」、紫色臂章與小盒子,小盒子裡有勃起陽具的複製品,來交換象徵男性氣慨的白色寬袍「toga virilis」。這裡也是君主們決定判決、參議員宣布戰爭,以及凱旋歸來的將軍把勝利獻給眾神的地方。奧古斯都論壇是男性氣慨的極致表徵,是歌頌與證明高瞻遠矚權勢男性之地。所以,為何不將它設計成男性生殖器官的形狀呢?

不過,羅馬人也從未忘記陰莖是娛樂的工具。我們之所以知道這一點,是因為西元79824日龐貝城的一場大災難。龐貝城位於義大利南方,短短幾個小時內遭遇維蘇威火山的熔岩活埋,一陣灰燼使得此處保存了2000年前的景象,甚至連死者的臉部表情也與當時完全一樣。龐貝城許多家庭都有豪華的壁畫與精緻的木雕。最值得注意的是,大部分描繪的圖案都與陰莖有關。

或許這些壁畫中,維蒂(Vettii)宅邸[5]入口處的壁畫最著名。壁畫以普利阿波斯為主角,不過畫像中的神長得可不是愛胖醜陋的模樣,祂的高度與正常人一樣,擁有一張英俊甚至帶有點憂鬱的臉孔。祂的右側地板上放置了原本會掛在祂雄偉勃起的陰莖的水果碗。現在,普利阿波斯垂到膝蓋上的器官,另有更好的用途,祂正在秤重量,用一堆銅板來秤重。顯然,普利阿波斯的寶貝值得用黃金來論斤秤兩。

龐貝的居民喜好尋歡作樂,甚至比起其他的羅馬人是有過之而無不及。這一點我們難以定論,因為其他的城市並未保存得如此完整。編年史作家薛東尼斯(Suetonius)在《十二大帝》(The Twelve Caesars)中,描述了以陰莖為主的統治階層圖像:台比流(Tiberius)大帝床後方有一幅朱諾(Juno)幫邱比特口交的畫、阿格里畢娜(Agrippina)女皇[6]因為一夜與14個男人上床而贏得性競賽,之後她把這14個桂冠掛在陽具複製品上。

帝王的性生活景象究竟有多普遍?還是只是特例而已?相較之下,龐貝城可能還只是小巫見大巫而已[7]。不過,這個城市的信條是「人生苦短,應及時行樂。」而西元第1世紀的羅馬人處處奉行這個格言,也在堅挺的陰莖中體現。龐貝城的斷垣殘壁中最著名的一面牆,上面畫著兩顆睪丸中昂然挺立著男性生殖器官,牆壁的上下兩端各寫著「極樂世界」

(David M. Friedman, 2001. pp:29-33.)

 

 


[1] 原譯者將Priapus譯為「普利亞布斯」,今據統一譯名更改為「普利阿波斯」。

[2] 原譯註:芥菜屬於芥菜科,羅馬人認為芥菜有壯陽的效果。

[3] 原譯將gladiators翻譯為「競技師」,今據通行中譯更改為「格鬥士」。

[4] 馬提亞爾是古羅馬時期的詩人,他的作品被認為是現代警句詩的鼻祖。

[5] 原譯者將龐貝的貴族Vettii譯為「維提」,今據通行中譯改為「維蒂」。

[6] 阿格里畢娜是羅馬皇帝尼祿的母親。

[7] 原譯文本段落語意不明,今據原文作小幅修改,以符合原文敘述。


    全站熱搜

    amenra013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