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心得

 

寫在《無可奉告》觀戲前

 

林沂靜 2012.11.22


 

這次精挑細選要帶大家去看的《無可奉告》是知名作家--紀蔚然的劇本。

紀教授讀英美文學出身,和莎翁一樣擅長透過語言來架構戲劇。

保證開場不到五分鐘,各位一定會被他獨特的語言魅力所吸引!

就像是去參加一場語言嘉年華。

舉凡雙關語、引經據典、隱喻明喻、順口溜、廢話、打屁,

這些,都出現在他的劇本中,其實,也出現在我們的生活中!

 

《無可奉告》正是一部台灣語言文化的寫實/血實記錄。

裡面的角色很平凡:上班族、勞工、計程車司機、情侶、直銷人員。

但是,在這些人物的言不及義或默然不語之中,

我們會慢慢感到一種悲傷的末日氛圍虛無。

沒錯!21世紀的現代人普遍患有資訊恐慌症,

大家都怕落伍,所以總是低著頭在updte最新動態。

可是我們每天說的最多的,回想起來,好像就是打屁跟八卦......。

我們開心就按讚,不滿就人肉搜索,

簡直是人類史上最團結的一個年代。

卻也是人類史上最疏離的一個年代。

 

既然劇本本身已經有豐富的語言,光是讀劇本就很有趣,

那麼,進劇場要看什麼呢?

看演員如何詮釋台詞。尤其是那些看似平凡無奇的台詞。

例如「你看怎麼樣?」這樣一句可以輕易被風吹散的台詞,

其實藏有無限的演繹空間。

在情緒上,它可能是徵詢的、建議的、命令的、敷衍的、炫耀的。

而角色在講這句話之前停頓,或者講完以後停頓,

或者一氣呵成地繼續滔滔不絕,都暗示出角色的心理狀態。

 

此外,這種像是在側錄日常生活對話的劇本,是對導演的考驗。

導得不好,就會變成是一群演員在台上口沫橫飛的流水帳。

所以,導演必須從場面調度、演員表演和舞台設計來展現創意。

再用「你看怎麼樣?」舉例。

如果這句話正好是某一場的最後一句台詞,

導演讓演員講完這句台詞再燈暗、講之前就燈暗、以及講到一半燈暗,

都會呈現出非常不一樣的劇本詮釋角度。怎麼說呢?

講「你看怎麼樣?」之前就燈暗,很可能是導演對觀眾的詰問:

真的看得見嗎?而對這句話的回答,是看清楚了以後的回答嗎?

 

這些,都要靠看戲時候的敏銳度和觀察力,以及對舞台表演的基本認識,

才能在兩個小時的嘻嘻哈哈之間,同時看見導演的巧思與演員的功力。

 

圖片3林沂靜

    amenra013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