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埃及木乃伊的祖師爺:薑人

 

邱建一2009.9.7. 


 

 未命名-1sdfgadsg.jpg

約西元前3200年或更早,「薑人」木乃伊,發現於埃及西撒哈拉的蓋伯連(Gebelein)沙漠。(大英博物館) 

像這樣自然形成的木乃伊並非考古學史的首例,事實上只要適當的天然環境配合,就會出現象這樣自然乾燥的人類遺體。但是,古埃及人是試圖以加工的方式保存遺體的民族之一,而且非常成功。這位「薑人」以及同時代的其他幾個類似情況的「天然」木乃伊,可以說是啟發了人工木乃伊的先驅者,稱他們為木乃伊的祖師爺,他們當之無愧! 

 


   

在定義這個題目之前,我得先聲明,古埃及不是人類第一的製作木乃伊的民族,事實上有些南美洲的民族早在古埃及誕生之前的2000年就已經開始製作木乃伊了。但,如此大規模製作木乃伊的民族確實是非古埃及人莫屬,所以一提到這樣的喪葬文化,還是得回到古埃及。

 

古埃及人到底從什麼時候開始製作木乃伊的?這個答案要回溯到西元前3200年以前的尼羅河三角洲頂點,這裡現今稱為「大開羅區」(包含開羅新城區、舊城區與周邊的地區)的這一大片平坦、水草豐美,適合人居的平緩沙漠綠洲。

 

此時埃及王國這個古代國家剛剛開始成形,通常我們通稱這段時期叫做「早期王朝時期」。由於國家體制在此時開始成形,所以各種典章制度開始建立,而墓葬制度也在此時出現,最早的古埃及墓葬建築稱為「馬斯塔巴」(mastaba),它類似一個以泥磚堆疊而成的半穴居房屋,古埃及人的遺骸就放置在這種房屋裡。馬斯塔巴(mastaba)源自於阿拉伯文,這個字詞原始的意思是「板凳」。之所以會被後來的阿拉伯人叫做板凳的原因可能有兩種:「這種建築遠遠看起來,它的外觀像是沙漠裡的一張椅子;或者,建造這種建築用的泥磚,每塊磚的大小與尺寸,很像是沙漠遊牧民族使用的板凳。」

 

古埃及史學者都知道,早期的馬斯塔巴墓葬內的墓主遺骸,都已經腐爛殆盡,僅剩下骨骼而已。但是這些僅存的骨骼卻有同樣的姿勢:「側身屈肢葬」。所謂的側身屈肢葬,它的姿勢其實就跟我們睡覺時把身體側身、手腳蜷曲起來是完全相同的。而最有趣的是,不管是貴族或是平民都有相同的姿勢,都採取相同的葬式。

 

早期王朝時期僅有貴族有足夠的財力可以建築「馬斯塔巴」墓葬,而一般的平民百姓只有簡單地在沙漠裡挖掘一個沙坑,然後把屍體掩埋其中而已。而這些平民墓葬卻因為撒哈拉沙漠的特有天然環境,被埋在沙中的屍體,由於沙子直接接觸身體,導致天然的蒸發與毛細管作用,所以有許多平民的屍體都成為天然的木乃伊。但是,同時期照理說有比較好保護的貴族墓葬,卻很快地腐爛殆盡。也就在同一個時期,貴族墓葬開始試圖在遺體身上包裹布條,或塗以香料來嘗試防腐,雖然最後的結果是失敗的,但是它的嘗試卻是日後成功的基礎。學者認為,這些貴族墓葬中失敗的木乃伊,是古埃及真正的人造木乃伊的前身,但它的出現或許是在模仿在沙漠裡自然成形的平民木乃伊而來。

 

但是,為何在這段時期的古埃及人會想盡方法試圖保存遺體呢?這與古埃及的宗教觀有關。據信在早期王朝時期,古埃及人的「三重靈魂:卡(kha)、巴(ba)、阿赫(akh)」就已經成形,與三重靈魂配套出現的第4種存在就是遺體。

 

古埃及人相信,人只有身體會死亡而靈魂不會死亡,在肉體死亡後靈魂還會繼續存在;靈魂與肉體的關係,有點類似房客與房子的關係。三重靈魂的第一種:「卡」(kha),就住在肉體的房子裡,在肉體死亡後如果沒有給它一個房屋,那麼這個人的「卡」將遊蕩各地而無法回家,最終將墮入無邊的黑暗,進入古埃及人認定的永無翻身的地獄之中。所以,儘管人的肉體已經死亡了,但是還是得保存遺體,讓靈魂有個可以居住的家,這個想法導致在古埃及宗教裡,木乃伊的製作成為一個主要的部份。

 

在早期王朝時期,由天然形成的木乃伊演進至人造的木乃伊,它的成因完全建立在宗教信仰的成形過程。隨著早期王朝的結束,在古王國的第三王朝的晚期(約西元前2700年),木乃伊的製作技術就已初具雛形,此時古埃及人開始學會移除內臟與利用天然鹽尋求防腐,隨著時日俱進,最後在中王國時期(約西元前2060年),現今已知的木乃伊製作技術才完全成熟。但是不管是哪種方式製作的木乃伊,其實它的目的都是完全相同的:「只是為了保存遺體,以提供給靈魂永生的居住所在。」

 

現今保存於大英博物館的一具綽號為「薑人」的古埃及木乃伊,就是早期王朝的平民木乃伊,它的成因來自於天然環境,由於高度蒸發的撒哈拉沙漠,將這具遺體在腐化前就把它完全脫水,再加上部份撒哈拉沙漠靠著尼羅河沿岸的沙土帶有極高的鹽分。高鹽分的沙土與高蒸發的乾燥環境,造就了天然木乃伊的成形。這具天然的木乃伊由於保存狀況極為良好,再加上乾燥肉體的顏色與外觀很類似「薑黃色」,所以有了「薑人」的綽號。他是現今已知最好的北非木乃伊的範本,與絕佳的天然成形木乃伊的教材。

 

或許,如果有機會問「薑人」:「身為人類最知名的遺體之一有何感想?」

 

我想他會很無奈地說:「我也是千百個不願意啊!但是我有得選嗎?」

 

畢竟,在大英博物館裡將遺體如此展示是很具有爭議性的行為,是否是侵害人權、甚至侵犯了民族自尊都是很具有討論空間的!文物的展示應該要尊重這些展示品的「本身」,既然他曾經是一個人,那麼他理應獲得適度的尊重,這是一個現今考古學很嚴肅的課題

 

「不能假學術之名,而行學術暴力之實!」這是一個基本常識與道德良知的問題;在現今各地的博物館裡都常看到這樣的學術暴力與無知,大英博物館展示的「薑人」就是一個例子,值得我們再三的自我反省檢討與深思!

    全站熱搜

    amenra013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