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從未見過的考古學資料(5)

 

有駐軍防衛的考古隊 

 

邱建一2010.4.19.


未命名-1.jpg  

安陽殷墟,1928年小屯第一次挖掘,董作賓(右2)與隊員一起吃饅頭配稀飯,右邊可以看到一個安陽自衛團的士兵,全副武裝持長槍和考古隊員一起用餐。


 

西元1928年(民17年)107日,國立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組成的考古團隊,以董作賓(1895-1963)為隊長返回河南省安陽縣,展開小屯村的第一次挖掘工作,這一天是考古學史的大日子,因為從這一天開始終於邁入計畫性挖掘的階段,對古代史的科學性研究也肇始於此。

在董作賓一行人啟程前往安陽之前,他趕赴上海與歷史語言研究所長傅斯年會面,討論這次的挖掘計畫,而他們擬定的行前準備事宜包含以下5點:

1.購買發掘所需的測量與照相器材。

2.請中研院致函河南省政府,請派員參加和命令安陽地方政府協助保護。

3.請蔡元培院長致函馮玉祥總司令,商請派遣駐軍保護考古隊人身安全。

4.請考古委員會贊助挖掘所需款項。

5.聘請李春昱先生為測繪員。

值得注意的是,以上這5點的第2、第3點,都提到派遣軍隊保護事宜。之所以會如此謹慎從事的緣故,其實是因為民國17年的內地各省並不平靜,各省各自獨立、各行其是,彼此並不互相友善,而且早在同年的8月份董作賓前往安陽作第一次考察時,就已發生當地巨匪為患盤據地方,導致董作賓一行人只好繞遠路而行;而稍早之前,安陽當地民眾也發生過幾次聚眾哄搶濫挖甲骨卜辭,導致兩派人馬武裝鬥毆事件,河南全省震動舉國嘩然。

在安陽當地民眾因為爭奪甲骨的利益而鬥毆之後,河南省政府早在民國17年初就已頒佈嚴厲禁止挖掘古物的命令,但這次中央研究院意欲正式挖掘小屯,使得河南省政府甚為躊躇,唯恐再度發生哄搶事件,所以在一開始的時候並不樂意配合中央研究院的挖掘工作,而這也為即將展開的小屯第一次挖掘憑添變數。

為了說服河南省政府的配合,董作賓在前往河南安陽之前,私下透過同窗好友郭寶鈞(河南省教育廳專門委員)的引見,拜會了省教育廳長與省建設廳長,在綿密的遊說與溝通之後河南省政府終於願意配合挖掘工作,但條件是省政府要派遣官員隨行,目的是為了杜絕當地民眾的抗爭,也避免挖掘的重要文物有流落外省的疑慮。

1928107,董作賓率領的考古隊抵達安陽,由於先前的準備工作非常妥善,所以河南省政府隨即在安陽地區各地發出「小屯第一次挖掘」的公告,並且由安陽縣派遣自衛團的一個排(軍官1名,士兵10員)駐紮在小屯村保護遺址與考古隊的安全;同時也由省政府警察廳派遣便衣警察2名隨行保護,省政府並責令安陽北區區長、小屯村村長也必需隨行以排解挖掘過程中可能發生的民怨衝突。

19281012,董作賓在小屯召開會議,決定於次日(13日)開工,同時也招募當地民工15人,以每天銀元4角的代價協助挖掘工作。

董作賓所主持的小屯第一次挖掘工作,他後來自謙為「試掘」,甚至在後來他寫的《民國十七年十月試掘安陽小屯報告書》的標題也是這樣說的。但是這次的挖掘工作其實極為重要,它不但是中國第一次科學考古之始,同時也因此確定了安陽殷墟的出土範圍與遺址大致的分布狀況,商代史的完整概念也是因此而成形。

這次的挖掘由於在對小屯的遺址分布,在完全沒有概念的情況下進行,加上人力物力的不足,所以非常辛苦。董作賓在日記裡這樣描述:「同事諸君皆耐勞吃苦,每日午餐僅分食饅頭,略飲茶水,或添煮稀飯,即能飽食一頓踴躍工作,此種精神,亦至可佩。」而挖掘之前僅籌備1000銀元作為全部經費,但最後結算居然只花費350元而已。以如此少的花費,有這樣大的成果,這是令人非常驚訝的!

不過,就在喜悅的發現過程之中,董作賓突然在1030宣佈結束第一次挖掘工作,除了天氣已逐漸寒冷不適合野地裡工作之外,在對傅斯年的報告裡還提到另一個重要的理由:

「安陽素多匪患,數日以來尤甚。城東巨匪,距城念餘里,與駐軍在對峙之中,而小屯附近之花園庄、王裕口、連夜有架票之案。駐小屯之自衛團,為之通宵戒備,深恐匪人之奪其槍械也。時勢如此,何可再延,此余所以結束之理由。」

我們無法想像民國17年小屯第一次挖掘時面臨的嚴峻處境,董作賓的報告裡清楚地說出就連原本是要保護他們安全的安陽縣自衛團都已自身難保,如此時勢只好結束挖掘,以待來日,中國第一次的科學考古只持續了18天,就在種情況下劃下句點。

但有駐軍保護的考古挖掘並非絕響,這只是開始而已。安陽地區的考古工作從這一次之後受到軍警的保護,一次比一次嚴密,考古隊與駐軍同在一起吃住,這對考古學來說還真是少見得新鮮事,值得大書一筆。

    全站熱搜

    amenra013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