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筆記

 

酒神祭典:醉酒的女人

 

邱建一2010.5.24.


 未命名-1.jpg

當代畫家所想像的酒神教女祭司,她在羅馬共和時期被視為人民公敵。花豹是酒神的象徵之一…


 

雖然酒神的起源很早,但目前已知最早的酒神祭典,是在西元前534年於雅典舉辦的城邦戴奧尼索斯節。希臘人祭拜酒神一年4次,分別是「城邦戴奧尼索斯節」、「勒那節」、「安特斯節」、「鄉村戴奧尼索斯節」。但是西元前534年的那次祭典是最早的記錄,後來雅典建築了第一座可以容納17,000人的半圓形劇場以容納前來比賽的演員及觀眾,這座劇場就以酒神戴奧尼索斯為名。

希臘的酒神祭典以創作歌詠劇的形態舉行,而且邀請鄰近城邦也前來比賽。比賽規則明定必須在一年前提出申請,歌詠隊必須演出3齣「戴奧尼索斯劇」(悲劇)與1齣「撒特劇」(喜劇)。希臘三大悲劇作家之一歐里庇得斯(Euripides,前485-406)的作品《醉酒的女人》,就是為了西元前407年的酒神祭典所撰寫的,這齣悲劇的內容描述了酒神神殿女祭司的因醉酒所導致的瘋狂景象。

當然《醉酒的女人》並非事實現象描述,內容情節的發展應該只是出自於歐里庇得斯的想像而已。不過女主角阿加維(Agave)因為醉酒,最後居然殺死自己的親生兒子,種種恐怖的場景描述,實在很難令人不得不聯想到希臘人對於酒神神格中具有毀滅性格的瘋狂狀態的恐懼。以下摘錄這齣戲劇的部份情節,讀來令人不禁悚然:

「龐特(Penthee)的母親,酒神神殿女祭司阿加維(Agave),一臉殺氣,向他撲了過來。

龐特一把揪住她的頭巾,為了避免錯殺,龐特撫摸母親的臉頰,哀求著說:『媽媽!妳不認識我啦?我是妳的兒子龐特。妳說過,妳是在艾雄(Echion)的宮中把我生下來的!媽媽,可憐妳的兒子不要只因我犯了點小錯,便殺了我來作祭品。』

然而被酒神戴奧尼索斯附身的阿加維,口吐白沫,兩眼發直,顯然已失去理智。龐特說的話她彷彿置若罔聞。只見她雙手握住龐特的左臂,一隻腳踩住他的左脅,將整條胳臂使勁的往上拉,接著她使出全身的力氣又扭又拽。神明在這時也給了她力量。

在另一邊,伊諾(Ino)也在拉扯龐特的右臂。

就在這個時候,一陣腳步雜沓,奧托諾艾(Autonoe)領著一幫女人前來助陣。大廳裡嘰嘰喳喳一片叫嚷,痛昏過去的龐特已是氣若遊絲,說時遲那時快,只聽見這些女瘋魔一聲尖利的叫喊聲,龐特頓時身首異處,身子被支解得七零八落。

一個女人喜孜孜的拿著他的 一條臂膀,另一個女人拿著他的一隻腳,腳上的鞋子尚未脫下。皮膚剝離的兩肋,露出鮮紅的內臟。接著,一雙雙鮮血淋漓的手,在這殘缺不全的肢體上,又是一陣妳爭我奪,可憐的龐特也就被她們瓜分了。

山岩下一簇樹叢旁扔著空軀體,如獲至寶的女瘋魔們帶著戰利品不知去向,女祭司阿加維把兒子把龐特的頭顱插在祭祀用的神杖頂端,耀武揚威地捧在胸前,那神態簡直像是捧著一個雄獅的頭向眾人炫耀。她撇下狂舞的姐妹,帶著令人毛骨悚然的獵物,滿面春風地向宮殿走來,說要晉見打獵能手美男子喬巴斯,向他呈遞這浸透了汗水的珍貴禮物。…」

(以上文獻摘錄自:Pierre Leveque,王鵬、陳祚敏譯,《希臘的誕生︰燦爛的古典文明》,台北.時報,1998。頁:160-162。 )

    全站熱搜

    amenra013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