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筆記

 

亞歷山大的性傾向

 

邱建一2010.6.9.


img685.jpg  

希臘,約西元前第5世紀,紅底黑繪陶盤(局部)。

在左邊的這組圖形與右邊的另一組圖形比較可以發現,右邊正在從事性服務的是一位女性;而左邊的這組以其平坦的胸部可知應為男性。這個陶盤上的圖像是目前已知最早的男性同性之間的性行為圖像,而且以它被繪製的情況來看,希臘人並不認為同性戀者有何不妥之處?


 

歷史學家們對這位曾在西元前第4世紀統治了歐亞非三洲的偉大君主有過各式各樣的猜測,有人直言他是一個好戰的瘋子,但也有人極力讚揚他的偉大成就。不管他的歷史評價如何,但是這位馬其頓國王的一生確實充滿了傳奇性。

西元前323610日,亞歷山大因為連日的發高燒不退,病死於巴比倫的皇宮之中。馬其頓人以豪飲著稱於希臘世界,而亞歷山大本人更是嗜酒成癮,他在日常生活中就經常豪飲,而每次重大慶典後更是以酗酒而終。

這位偉大的帝王在死亡之前鎮日酗酒不休,而大量飲酒的理由據說是因為他的摯友赫菲欽斯(Hephaistion)因病死亡的緣故,亞歷山大似乎無法平抑自己哀痛的情緒而陷入重大的情感創傷之中,他藉著酒精的痲痹以忘卻喪失摯友的痛苦。

亞歷山大這種出乎常情之外的情感表達,使得日後大家對他的性傾向議論紛紛,因為唯有極度愛戀的戀人才會陷入如此悲傷的情緒。而事實上,亞歷山大與赫菲欽斯之間的曖昧關係,也有許多間接證據可以證實,例如在赫菲欽斯死亡之後,亞歷山大下令建造一座紀念碑,在紀念碑上同時擁有兩人的頭像,而看過的人都說在紀念碑上的兩個人,就像是攣生兄弟一樣,幾乎無法區分兩人之間的差別。

而在亞歷山大彌留之際,他對赫菲欽斯都還一直念念不忘。據說他在病榻上還請馬其頓軍的將領前來開會,在會議中他提出了幾個重大的計畫,包含遠征迦太基與北非,另外還有幾項重大建築計畫,其中就包含了要為赫菲欽斯建立一個宏偉的火葬祭台在內(當時赫欽菲斯已死亡將近有1年之久了)。

歷史上對於赫菲欽斯的了解並不多,我們推測他與亞歷山大可能從小就認識,赫欽菲斯在西元前334年追隨亞歷山大從馬其頓出征,之後兩人就幾乎是形影不離。當時大家都把赫菲欽斯描述為「另一個亞歷山大」,而赫欽菲斯則不只一次對別人表達「愛亞歷山大就像是愛自己一樣」

由於赫菲欽斯與亞歷山大之間這些看似曖昧的關係,所以很多人都認為這位偉大的馬其頓國王具有同性戀傾向。但是要論斷他們之間真有同性之間的情誼之前,其實我們得先了解希臘男孩的成長環境,這樣才是比較適當的做法。

希臘人(包含馬其頓人)在內,他們在青少年期之前成長的環境與現代人有很大的差異。通常小男孩在出生後不久就被帶離他們的父母,然後與小女孩分開教養。在成年人中選出的導師帶領之下,小孩們成為一個只有單獨性別的群體一直到青年期為止。這種教養的方式雖然很特殊但卻有其實用性,因為在那個部落戰爭不斷的社會中,被集中教養的小孩可以減少消耗父母的心力,這樣可以讓更多的成年人去從事生產甚至是征戰活動;而被分開教養的小孩,他們很快地可以培養出兄弟情誼,他們從小就開始學習戰鬥與狩獵的技巧,也因此可以培養出合作的默契與服從領導的關係。

亞歷山大與赫菲欽斯之間的關係,應該就是在這種情況之下所誕生的兄弟情誼。而赫菲欽斯自己說的「愛亞歷山大就像是愛自己一樣」這句話,可能只是在描述兩人親密的作戰夥伴關係而已。至於赫菲欽斯死亡後亞歷山大的哀痛逾恆,或許只是國王在哀悼小時候一起成長的玩伴、摯友與作戰的夥伴,因為在當時這些馬其頓人已離鄉背井10年,在長達10年的橫跨歐亞非三州的戰鬥中,出發時的44,000希臘戰士,絕大多數都已經戰死沙場或因為其他因素而客死異鄉,能夠存活下來的馬其頓人其實數量並不多,況且是國王幼年的戰鬥玩伴能夠倖存下來的人應該是很少的。

赫菲欽斯的真實身分或許應該只是亞歷山大的好友而已,我們實在沒有多餘的證據可以證實他與國王之間有超友誼的關係存在。

馬其頓人實行多妻制,而亞歷山大本人在23歲時首度結婚,之後又再娶了好幾個妻子,並且育有多名子女。他在每次征服一個新國家時,幾乎都會娶當地的貴族女子為妻,這種做法或許是出自於政治上的考量所作的安排,但或許可以反證他並非同性戀者的證明吧?

不過,同性之間的性行為在希臘社會裡非常常見,甚至他們也不認為這有何不妥之處!同性之間的情誼,早在他們幼年至青少年期被帶離父母身邊之後,被統一教養時就已經的發生,而這種性行為的發生與服從領導有點關係,強勢者對弱勢者提出性請求,而弱勢者提供性福務以表示順從。

當然並不是每一個人都因此而成為同性戀者,而且就算是在此一時期有同性戀的傾向,在稍後回到各自的社群之後也可能會消失。不過從已知的資料看來,希臘人並不認為同性戀是個嚴重的問題,甚至這是被允許的社會現象;而且大部分的同性戀者同時也是異性戀者,兩者並存並不互相違背。

或許,亞歷山大就是這樣的情況吧?他與赫菲欽斯之間可能有一些超友誼的關係,但這卻不抵觸他娶妻生子傳宗接代,這是為何這兩位馬其頓人之間總是有曖昧不清的文獻記載的緣故吧?不過,由於資料的不足,所以我們實際上也很難論斷這兩人之間是否為同性戀者,這些疑點只能等待有更多的直接證據被發現,才可以證實了!

    全站熱搜

    amenra013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