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門寺資料集成(15)

 

法門寺的報導:2002/2/20中國時報

 

邱建一2010.9.22.


 

迎請佛骨舍利的文化省思

邱建一,《中國時報》2002.2.20.第15版。

(報紙刊載之文章略經刪修,以下的文章是當時投稿的全文。)

 

新春期間,除了窮極無聊的樂透彩新聞之外,最引人注意的不外是各類媒體密集以「世界僅存」的字眼報導「佛骨舍利」即將於二月廿三日由「中國佛教協會」迎請抵台供養。迎請的儀式本就是佛教界內部事務,不論是三百人組團包二架專機由台灣出發至西安迎請,或是佛骨在台灣一個月由各地寺院輪流供養,以及隨之而來的各種盛大的法會,種種的迎請供養儀式過程對佛教界之外的「各界人士」來說確實無須討論。但是佛骨舍利是一件在「法門寺真身寶塔地宮」經由考古挖掘出土的文物,所以從文物價值的角度來說,種種相關問題是一個可供研究的課題。

首先:這枚佛骨舍利是否如同媒體宣傳所說是「唯一的釋迦牟尼骨骸」,這個問題在無其他資料可供參照比對之前確實不容質疑;因為以出土地點「法門寺真身寶塔地宮」縝密設計防止破壞的安排、唐代帝王七次迎佛骨儀式、及伴隨著佛骨出土的各種史料、佛教經典中對佛骨來源的記載看來,至少在當時是被當作真的佛骨舍利看待,在沒有其他佛骨出土資料可供比對的情況下,它確實是「現存的唯一」。

其次:1987佛骨出土時共有四枚,分為兩組,分別為玉質、骨質兩類。現在學者研究後認為只有地宮後室密龕所出土的編號為特三的是人骨,它應為典籍中記載的佛骨舍利–「真身」,而其他的幾個皆為預防真身失竊或被破壞的誘餌–「影骨」。而編號特一的佛骨舍利出土時發現它被打磨後刻上類似大熊星座的符號,而且盛裝這四塊舍利的容器–「寶函」上面所刻畫的圖像應為密教系統曼荼羅的圖像,它在中國失傳一千多年,與現今的中國佛教系統不同,法門寺地宮的出土補上了中國佛教源流史的空白區域。

其三:法門寺地宮的來源是為保存佛骨舍利所建造,而為了瘞葬、迎請佛骨,幾位唐代帝王莫不竭力供養,除了宗教法器之外還有數千件的重要唐代文物;例如:地宮出土了整套的唐代茶具,除了華麗的金銀器之外,其中甚至包含了13件傳說中的「祕色瓷器」,另外還有20件琉璃器,其中甚至包含有遠自中東伊斯蘭文化而來的藍色琉璃器,這兩件琉璃器是世界僅存的伊斯蘭穆巴拉赫聖龕圖像的藍色琉璃,它不但稀有,更是經由絲路而來的文化交流見證。從法門寺地宮已出土的文物看來,固然佛骨舍利對於佛教來說異常珍貴,但是其他伴隨出土的各類文物對於現今了解唐代的史料、藝術價值更為重要。法門寺後來成立博物館的理由除了佛骨舍利之外,這批珍貴的文物才是真正的主因。

前面說到的第一點屬於宗教問題,就像是基督教徒收藏各種聖徒遺物(甚至是耶穌遺物)在教堂內的聖物箱一樣,除非教友否則外人無須加以研究討論。但是,第二點及第三點就屬於唐代文化史的重要議題了;為什麼唐代盛行的密宗會失傳,失傳的過程又代表何種文化意義?而法門寺地宮出土的各種唐代文物又開啟了什麼樣的研究課題,又有什麼樣的文化價值?但遺憾的是我們在所有的法門寺佛骨舍利即將抵台的報導中看不到這些文化層面的問題,除了一再地強調它的宗教意義之外,對於廣大的台灣地區大眾沒有提供任何的文化知識上的助益。誠然,發起「迎請佛骨」(請注意是迎請而不是陳列展覽)的不是文化圈的博物館或相關法人團體而是佛教團體,他們沒有義務提供有關法門寺的文化資料給社會大眾,但是對於台灣地區同胞來說,「真正的」佛教徒相對於社會大眾到底還是少數,如能藉此一時機提供教育的機會讓大家了解法門寺這一個重要的文化遺產,不是更能顯得佛法無邊嗎?

二月廿三日來自法門寺的佛骨舍利即將抵台,雖然尚未開始供信徒瞻仰,但是可以想見的是它即將引起一陣狂潮,伴隨著迎佛骨的儀式又即將是一片香雲繚繞,政治人物帶頭參拜,信眾虔誠禮拜,從北到南法會不斷,淨化人心是宗教信仰的主要價值,但是在這樣的華麗的場景中,法門寺真正的文化價值又在哪裡?人心的純淨又如何體現?唐代的法門寺地宮曾經多次開啟,就為了帝王要迎佛骨入長安城供養,許多史料都曾說明當年那種「以金銀為寶剎、以珠玉為香帳。焚玉髓之香、薦瓊膏之乳。」的奢華盛況,雖然信仰是人民的自由,但就怕如同當年的「時有軍卒,斷左臂於佛前,以手執之,一步一禮,血流灑地,一人為之,群起從之,京師道途,腥穢遍野。至於肘行膝步,囓齒截髮,不可勝數,…。」的宗教狂熱,韓愈當年拼搏性命力諫憲宗皇帝不要迎佛骨而有著名的〈諫佛骨表〉,最後導致貶為潮州刺史,而他當年並不是自不量力的螳臂當車,而是一種智識圈的共識,因為當憲宗皇帝震怒之時還有宰相裴度率百官群跪於朝廷叩首面爭;唐代最後一次迎佛骨是最深信佛法的懿宗皇帝,咸通12年開始歷時2年準備後,於咸通14年迎佛骨進京供養。懿宗說︰「但生得見,歿而無恨也!」唐代在28年後滅亡!而最有趣的一次迎佛骨發生在武則天的時期,當年她迎佛骨入長安城供養後隨即死亡,佛骨幾乎被遺忘在皇城之中,四年後才被送還法門寺。

迎佛骨的必然性在哪裡?為了瞻仰體現佛陀榮光,抑或是另一種絕對宗教權力的展現?這是一個很難回答的問題。不過這畢竟是當今台灣地區佛教界的一大盛事,可以親眼目睹佛骨舍利是信眾們的渴望,舉辦法會是為了弘揚佛法,這都是合理的,對於佛教界有其正當性及必需性。但如果能多一些文化內涵,讓法門寺如此重要的唐代文化遺產讓更多不參加法會、無緣瞻仰佛骨的局外人參與,豈不美事一樁,如此這般地耗費社會成本的迎請供養(寺院的財力來自信徒的捐獻)則更能顯得文化意義的深厚。1987.5.18.真正的佛骨舍利自盛裝容器中取出時,法門寺的住持法師們以水果罐頭、糖果供奉不失其為虔誠,1995.11.24.泰國國王蒲隆美親至法門寺迎請佛骨至泰國供養不失其為慎重;2002.2.23.台灣迎佛骨供養一個月,不知道屆時是什麼樣子的一個場面?怕就怕的是一場場冠蓋雲集的法會中只見佛號喧天,台灣從北至南一陣旋風似的供養風潮後只留下宗教熱度,至於法門寺真正的文化意涵則無人關切。韓愈當年反佛並不是真正出於反對佛法,而是對大張旗鼓耗費國力的儀式反感,期待這次的迎請佛骨舍利能夠呈現不同的文化層面意義,參與的佛教界、政治人物們能夠帶給大家更多心靈上的成長,那麼佛骨舍利才能帶給大眾更多智識上的價值,否則這不過僅是一次熱鬧的集會罷了,實在無須耗費如此多的社會成本,不是嗎?

 

    全站熱搜

    amenra013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