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屋裡的梵谷與高更

 

 資料來源:

1.Bradley Collins, Van Gogh and Gauguin Electric Arguments and Utopian Dreams, L.L.C., Perseus Press. 2003.頁:200-201.

2.邱建一2009.10.27.讀書筆記


 未命名-1.jpg

梵谷,1888,〈黃屋〉(阿姆斯特丹.梵谷美術館)。

 


 

 

【小引】

梵谷(Vincent Willem van Gogh,1853-1890.)與高更(Paul Gauguin,1848-1903.)於阿爾(Arles)的「黃屋」(Yellow House)同居過一小段時間(1888年10月23日-12月26日),總計65天。

這對梵谷而言是一個關鍵時期,許多學者都認為,在這65天內一定發生過一些什麼事,梵谷發狂最後導致自殺,與這些日子脫離不了關係。但可惜的是,有關於這段時間梵谷與高更相處的真實狀況,卻很少有文獻直接記載。1902年高更出版了回憶錄《之前與之後》對於當初兩人同居時的狀況有一些直接的描述。

雖然許多學者認為這段記載未必全然可信,但或許有一部份是真實的狀況,且可供助談。以下內容摘錄自Van Gogh and Gauguin Electric Arguments and Utopian Dreams,頁:200-201.,這段記載以高更的說法為主體結構。

 

【文本】

比高更扮演父母角色更令梵谷窩心的,則是高更是一個理想的夥伴,可以分享生活上的一切。他曾經懇求西奧改行當藝術家,堅持完全排除「你我之間所有的不同、差異、甚至懸殊差別。」梵谷希望與西奧一起在田野裡作畫,共同漫步在「犁與牧羊人後方」,而且「讓荒野的風暴」吹向兩人。儘管西奧明智地婉拒了這項要求,梵谷如今可以與高更共同實現他的夢想。梵谷寫信給西奧的信中,似乎呈現出兩位畫家融為一體的感覺:

「我們的日子在工作、不斷工作中渡過,到了晚上總是累得要命,隨之出門到咖啡店小坐,歸來後早早就寢!這是我們的生活…

我想我們不必再以素描和寫信消磨晚上的時光,因為要做的事實在太多了。

能擁有聰明如高更的夥伴,還能看他作畫,對我有極大的益處。」

然而,一旦梵谷找到一名親密夥伴,雙方的分界問題應運而生。當他與西奧同住一間公寓時,他的工作室混亂、無止盡的談論藝術,跟在西奧身邊如影隨形,樣樣都令弟弟困擾不已。在阿爾時,他不僅糾纏高更不停地辯論,還大膽干涉高更的繪畫過程。高更顯然被激怒,他寫信給貝納說,梵谷「非常喜歡我的畫,但是當我作畫時,他總是在一旁指責我的錯誤。」在巴黎時,西奧即使上床睡覺,也無法讓哥哥閉嘴,因為梵谷會搬一張椅子過來,繼續滔滔不絕。同樣地,在黃屋時,梵谷不會讓日常的起床和睡眠時間,限制他和友人的親密相處。一如高更在《之前與之後》所述,他偶爾發現梵谷站在他床邊:

「在我逗留的最後幾天,文生變得非常粗魯和吵鬧,有時又沈默無聲。有些晚上,我會突然驚醒,發現文生起身向我的床走來。我為什麼會在那一刻醒來呢?

每次只要我板起臉孔對他說:『你是怎麼回事?文生。』他就會不發一言回到床上,陷入沈睡。」

梵谷為什麼要接近熟睡中的高更?是情慾?憤怒?還是為了確定高更沒有離去?就像割耳事件一樣,這類謎樣的舉止必定凝聚了許多意義和衝動。

(Collins,2003.頁:200-201.)

    全站熱搜

    amenra013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