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評論_台北市立美術館_莫內花園特展 

 

你要快點來!晚點,花要謝了

 

邱建一2011.3.4.


DSC00077.JPG 


201134日(五),上午1000-1200。在「莫內花園特展」開展前一天上午,奉命到台北市立美術館「走場」,與這場展覽的導覽員們一起先看看這些即將展出的莫內作品。

所謂的「走場」,是大型展覽開展前的慣例,當佈展完成了展場的佈置之後,即將面對參觀群眾的導覽員們就會先「走場」,得先讓他們看看這些展品的狀況,並研究研究相關位置與動線等等。因為在展覽之前,導覽員們上過課,並且也做了許多功課,但作品本身卻一直都沒有看到,他們得利用開展前的空檔先看過一遍,並且用最短的時間讓自己預備好,以準備未來3個月的反覆導覽試煉。

但對我來說,今天上午的「走場」還真是一個美好的時刻啊!因為,就在這一刻我和莫內完全沒有距離地接近,只有我們倆,沒有其他人!睡蓮、紫藤、百子蓮、玫瑰花園,在垂柳的輕輕搖擺中,在吉維尼的花園裡。

「花園裡還有花嗎?我希望在我回去時,花園還有菊花。如果結霜了,就用菊花做成美麗的花束吧!

莫內,1885.11.24.」(在艾特爾達的家書)

上午9點,在北美館的工作人員帶領之下,比大家都更早一步,我先行進入還在嚴密封鎖中的展場,在完全沒有人的情況之下,一個人慢慢地細細地品味這些作品。今天上午,我獨自享有完整的1個小時,不受打擾,就我一個人與莫內相處。

「我終於找到桂香竹了,這裡有非常傑出的園藝師。你會收到好幾個花籃,其中一個你要小心的打開包裝,裡面有別的植物,例如綠色的常春藤和西蕃蓮,它們得種在恆溫的溫室裡,還有幾株我叫不出名字的黃花,與長得很奇怪的金線蓮。

莫內,1893.5.7.」(在盧昂的家書)

看著這些畫,內心裡有說不出的感動。成排的白楊樹、阿爾讓特的豔陽、荷蘭的鬱金香花田,年輕的莫內顛沛流離,一直到1880年之後,40歲的莫內才逐漸地安定下來,在有了自己在吉維尼的家之後,他全心全意地營造這個他一手擘建的城堡。

但是他的城堡沒有大理石地板與香柏木家俱,他也不要波斯地毯與織錦帷幕,吉維尼的莫內宅邸只是木板與灰泥搭建起來的普通寓所而已。這座城堡依靠的只有各式各樣的植栽與花朵,在一片深深淺淺蓊蓊鬱鬱的綠蔭中,慢慢地爬滿整座莊園,天與地、水與樹,緩慢地融合為一個整體,至於人為的部份已經盡可能減到最低,一切都呈現自然法則地成長。

「如果離開吉維尼,我會很難過的。…我越來越不想出遠門了,我眼前就有許多美麗的東西,何必出門呢?看到它們我的心情就非常舒暢。」

晚年的莫內在這裡隱居了將近30年,他每天關注的除了不再是繪畫,而是各式各樣的花花草草。與朋友們的通信,談的是花,說的是樹,想的全是一園的綠茵與植栽:

「謝謝你想起我,為我弄來日本的花。你沒談到罌粟花、這很重要的。我已經有了鳶尾花,菊花、芍藥、牽牛花。」

「這裡有許多開花的樹,梅樹、日本杏樹、水仙花。…柳樹綠蔭盎然。」

今天在展覽場內,我看到了莫內的花!他的花園,他所愛的一切。雖然只有32件作品,但每一張畫都讓我神馳意醉。

「我一直在等你來!」

「你答應過我的,現在正是時候。」彷彿,我聽到莫內的聲音:「你要快點,晚點來!花就要都謝了。」

花謝了嗎?

沒。還有一園子的綠蔭,在北美館一樓的展覽廳,在莫內的畫的荷花池塘裡。


    全站熱搜

    amenra013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