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書人手記 

 

西漢日光小鏡 

 

邱建一2012.2.25.


004

 

005     

西漢「日光鏡」小鏡,直徑5.3cm。鏡銘;「見日之光,天下大明。」


我有一枚日光鏡,輕巧小鏡盈掌一握。莫約出土才不久吧?生坑地披滿一身的綠鏽。

曾有人建議可以清理一下,把鏽給除了這樣才可以本色盡露:「這樣賣相好!」可我依然小心地保存著這身斑爛的歷史痕跡,捨不得、也從未想過把鏽給除掉。鏡身銘文被鏽痕遮掩,已不太看得清楚了。但是,還可以辨認出古樸的金文篆書有八個字的一整圈鏡銘。

「日光鏡」是很典型的西漢鑄鏡,好的不是精密的鑄造技術,也不是繁複的脫蠟工序。而是因為它有一圈銘文,都是以「見日之光」作為開頭,再另外配上4個字的吉語,所以它被稱為日光鏡:

「見日之光,天下大明。」

「見日之光,長毋相忘。」

以鏡鑑人見日之光,平舖直敘的銘文味道好極了,夠簡夠樸,就像是曹老爹一樣地開門見山。

昨晚一夜不得安穩,吵吵嚷嚷的亂七八糟地夢見老爹,可能是因為太久沒有見到他吧?或者是因為前些時日聽說老爹身體欠安。所以,趁著假日到他店裡去拜訪一下老人家,也算是了一樁心事。

認識曹老並沒有幾年光景,但與他一見如故。雖身在泉商,但老爹沒有一點生意人的圓滑狡獪,他讀書,他也寫作,過去還主編過專研古錢的雜誌月刊。店裡牆上掛著大英博物館對他慨然捐贈的感謝函,但另一面牆上還掛著日本美女身著比基尼的大幅全身海報月曆。

老爹看我在端詳這個比基尼美女~

「嗐!~這月曆我可不賣。」

老爹有點不好意思地紅著臉說了:「這是我花錢買來的。」

有個美女相伴,即便是月曆也好,總比冷冷冰冰銅璨斑爛的三代吉金溫暖動人。「紅袖舉、素腕長」楚楚動人的古代文人書房景致已不可復尋,現在這個世道即便是有張海報也行。這個我懂!

曹老精神忒好,健談如故,聊泉商八卦、也聊古錢作偽。在圈子裡久了,什麼大場面大世道沒有見過,他依然故我地點起一根又一跟的煙,整個店裡煙霧瀰漫,但聽他講起這些掌故軼聞可真是百聽不厭,十足的說書人架勢。

和曹老聊天總是愉快地,他沒有架子、也沒有自居長輩的孤僻。自從幾位前輩老師過世之後,已經許久沒有這樣的感覺了,隨便地聊聊天南地北,但每次總有與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的感覺。

掩掩映映滴滴落落,層層綠鏽灑滿鏡身內外,日光鏡的一圈銘文:「見日之光,天下大明」。就像是曹老的那間煙霧瀰漫的小店,遮掩不住的是直率的老爹,與一屋子的磊落與坦白。


    全站熱搜

    amenra013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