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評論_大英博物館經典展_古希臘人體之美

 

滿天噴濺的乳汁 

 

邱建一2010.12.9.


未命名-1.jpg  

赫拉為赫克力士哺乳,西元前第四世紀。


 

這一陣子以來,由於「大英博物館經典展–古希臘人體之美特展」正在台北故宮熱鬧舉行的緣故,所以身為教書匠說書人的我,也只得放下手邊正在進行中的工作,準備點希臘的相關課程應景一下,搭個便車也順便沾點光。

幾個月講述希臘神話以來,經常在課堂上遇到一個很有趣的現象,對於古典希臘神話的內容,絕大多數的人依稀都有個概略的輪廓,但如果要再講得深入點,卻發現大家對這些神話的具體卻是一無所知,一片空白,就像是一張白紙那樣的慘白。

「Hercules為什麼老是在生氣?」

問的人問得很誠懇,但如此簡單的問題卻常令我一時語塞,不知從何回答起。

這位小姐已經注意到這位古希臘的英雄非常容易動怒,動不動就經常發脾氣而闖禍,一副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四肢行為的樣子。她會這樣問,表示還是有做過功課的,並不是無的放矢的亂問一通。

但我一時間不知道怎跟她回答原因是,赫克力士暴躁的性格其實與他的出身有關,他並不是天生如此的,而是天后Hera刻意賦予給他的性格缺陷。不過,如果要完整回答這個問題,那又得花上一大段時間把前因後果講清楚說明白才行,這牽涉的問題甚廣,不只是Thebes的神話起源而已,並且又與其鄰國邁錫尼與雅典之間的恩怨情仇有關。

而且,通常有這樣的疑問的人,都是在看了這場大英博物館經典展之後,在仔細看完第三單元主題「無畏的勇氣:赫克力士的十二項苦差事」之後才產生這樣的疑問的。

「他怎老是在發脾氣啊!」

赫克力士發脾氣殺死妻兒、赫克力士發脾氣殺死好友、赫克力士發脾氣打死音樂老師,這位古典英雄發起脾氣來比武松更猛,還赤手空拳打死巨獅、馴服野牛、綁回地獄三頭犬…。大發雷霆是這位英雄的性格特質,這在展覽的說明文字中有描述到了,但卻忘了向觀眾交代赫克力士暴躁易怒的性格來源,只讓觀眾看到一個莽夫性格的暴力份子而已。

或許是展覽單位高估了參觀群眾對古典神話的認知了?還是策展單位認為這些東西與展覽品本身無關而沒有必要多作解釋?所以,看完展覽之後的觀眾才會有這樣的疑問,大家看到了一個以武力取勝的希臘英雄,只知其一卻不知首尾地認定這位勇猛無敵的勇士,他怎老是在發脾氣啊!

其實,熟知希臘神話的人都知道,赫克力士之所以英雄無敵的原因與他半人神的高貴血統有關,他的祖父是宙斯的私生子柏修斯Perseus,而宙斯也同時又再是他的父親,所以身上流有1/8+1/2天神的血脈,這已經比其他的同樣是半人神的其他神話英雄的血統更為純正了。再加上他又意外地吸食過天后赫拉的奶水,有了天神與天后的加持,他才會如此的天下無敵勇冠三軍。

古典神話中有關於赫克力士傲人血脈的說法有好幾個不同的版本,而其中最具有特色說法是是這樣描述的:在赫克力士出生之後,天后察覺到宙斯又再度出軌而有了私生子,所以她想去看看這個小孩,也順便看看有沒有機會捉弄一下這個意外誕生的新的神族成員。

當赫拉趁著夜晚時分大家都沈睡之際,偷偷地到嬰兒房中探視還是小baby的這位未來希臘英雄,但沒想到赫克力士此時因為半夜肚子餓而突然放聲大哭,赫拉怕引起其他人/神的注意,所以只好急中生智發揮母愛,赫拉決定自己犧牲一下哺餵他喝奶,安撫一下這位愛哭的小孩。但意外的是赫克力士的食量奇大無比,他拼命的吸食天后的奶水,赫拉因此而感到陣陣巨痛,本想因此就放下赫克力士,但他儘管是一個小嬰兒,不過已經是力大無窮,所以赫克力士緊緊地抱住赫拉死都不肯鬆手。

在一陣掙扎之後,赫拉才勉強掙脫赫克力士的糾纏,可是當她準備返回天庭的半路上,赫拉的乳房卻因為先前被吸食得太用力,所以一路還持續地噴灑乳汁濺滿了返回天庭的道路兩旁,據說這些點點滴滴滿天飛舞的乳汁後來就成了天上的銀河,點點星辰就像是乳汁灑濺。這是希臘人用來敘述銀河起源的神話版本說法,雖然有點可笑而且還帶點荒誕,但我們遠遠地看星空中的銀河,它呈現乳白色帶狀的分布,就像是一條奶水河流一般,看來這個神話起源故事還是有點想像力與其依據吧?

神話裡還這樣交代赫拉為何在一開始時願意讓赫克力士吸食她的乳汁,這是因為她想要把瘋狂暴躁易怒的個性,藉著乳汁的餵食而注入赫克力士的性格基因當中。關於這點,赫拉是成功的,因為在後來的冒險故事中,赫克力士確實是夠瘋狂、夠不受控制,他暴躁、易怒,動不動就打死旁人,發生慘案。

但希臘人總是原諒這位莽撞暴力的英雄,因為在他們看來,這是赫拉故意這樣做的,既然這是天后的刻意安排,所以赫克力士種種脫序、暴力的行為,這也不過履行神的旨意而已。所以沒有人因此而抱怨每每就以拳頭相向、習慣性以武力解決問題的這位大力士,反倒是他們多半同情這位不由自主發狂的英雄,他其實是諸神擺佈之下的產品,所以不能歸責於他,這是天后赫拉的計謀。所以在往後的冒險故事裡頭,赫克力士完成了十二項苦差事之後,他還是奔波各地沒有回家,暴躁易怒性格衝動只是表面的現象,這都是赫拉種下的因子,這是英雄的宿命,他得自己面對這些嚴苛的考驗。

但可惜的是「大英博物館珍藏展:古希臘人體之美」卻沒有對赫克力士的這段性格來源多做著墨說明,所以觀眾只看到一個老是在發脾氣的莽夫。而這種問題,也不只在赫克力士展覽品中有這種解說不完全的現象,事實上幾乎全部的展品都有這樣片片段段支離破碎的問題,所以這不是特例而已,而是整體的問題。

藝術教育是需要長時間深耕的工作,邀請國外的展品來台展覽是很好起頭,但是如果都是這樣半套的解說有時常常會有陷人於五里霧中的感覺,而且造成的片段印象常常也會誤導了觀眾的視線。

如何完整的呈現一個展覽是一個大工程,展覽不只是展覽而已,在斤斤計較門票收入是否均衡有賺頭的情況下,還是得運用有限的物力人力盡量地讓展覽品明白清楚,而這是所有策展方都得做到的責任與義務。

這次大英展有做到了嗎?我想是沒有的。要不然就不會有人來問我為何赫克力士老是在發脾氣這種問題了。

不是嗎?

    全站熱搜

    amenra013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