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評論_2011年3月5日_台北市立美術館_「莫內花園」展

 

寫在「莫內花園」展前20天

 

通往楓丹白露的小徑!

 

邱建一2011.2.13.


 

未命名-1sdfasf.jpg  

約1870年的檔案照片,舍依昂比埃附近的楓丹白露森林小徑。

未命名-1DGFASDG.jpg 

莫內,1863年,楓丹白露森林裡的小徑(1)。

未命名-1SEFEEEE.jpg 

莫內,1865年,楓丹白露森林裡的小徑(2)。

未命名-1DFGHUUUU.jpg 

莫內,1865年,楓丹白露森林裡的小徑(3)。


西元1137年,法蘭西國王路易六世下令在現今法蘭西島地區的塞納馬恩省興建一座城堡以作為行宮之用(現今的巴黎市東南方約55公里),後來經過歷代國王擴建之後,逐漸地有了今天的規模,成為法國最大的皇宮–楓丹白露宮(Château de Fontainebleau)。楓丹白露(Fontainebleau)原本的意思是「美麗的泉水」,而王宮附近的森林也劃歸為皇室專用的獵場,除了廣植樹林之外,並人工放養了鹿群在其中,並有專們的獵場管理員守護這裡以免遭到破壞。

這座環繞著楓丹白露宮的人工森林由於皇室的刻意保護,所以到19世紀已經成為非常美麗的天然景致,佔地1,7000公頃的林地長滿了高大的橡樹、柏樹、白樺、山毛櫸…等刻意栽植的樹種,這些林木環繞著在森林中央的楓丹白露宮。森林裡規劃了放射狀的林間道路,而所有的林間小徑都通往圓心點的王宮,整體地構成這座花園城堡。法國大革命(1789-1799)之後,法國的世襲君主體制被推翻建立了共和政體,原本是禁區的楓丹白露森林因此而外開放,自此成為法國人最愛的旅遊勝地。

大約在西元1862年的秋天,22歲的莫內(Oscar Claude Monet, 1840-1926)在畫家圖木許(Toulmouche)的推薦下進入了巴黎的格萊爾(Charles Gleyre)畫室。在格萊爾畫室的一小段期間莫內不但開始接受比較正規的繪畫教育,而且在這裡認識了一群年輕畫家,後來這些年輕人也成為日後的印象派的主要人物,最重要的是莫內在這裡結識了幾位好友,包含雷諾瓦(A. Renoir)、畢沙羅(Pisarro)、西斯里(Sisley)、馬內(Manet)、巴齊爾(F. Bazille)…等人。

在這些畫家朋友當中,與莫內最熟稔的朋友是巴齊爾。巴齊爾出身貴族,家境優渥,他與莫內經常一起結伴出門寫生,西元18633月,巴齊爾寫信回家,對父母親報告在畫室中的狀況,並且也提到了莫內這位好友:

「他是畫室學生當中最優秀的…。我出了一趟門,去楓丹白露森林的小村渡過了8天。我是和朋友莫內一起去的,他來自勒阿佛(Le Havre),很擅長畫風景畫。」

事實上,莫內與巴齊爾是一起到楓丹白露的舍依昂比埃(Chailly-en-Bieve)。而巴齊爾在返回巴黎後,莫內還在這裡多待了幾天,繼續地寫生作畫。莫內之後寫給瑪麗珍姑媽的信件中,也提到了這次的寫生作畫之旅:

「在這裡,我發現了數不盡的迷人風景,吸引力難以抗拒。」

回到巴黎後,莫內原本計畫再回去舍依昂比埃作畫的,但由於1863年春季沙龍發生了畫室同學馬內〈草地上的午餐〉的醜聞事件,格萊爾畫室因此慘遭無情地評擊,所以莫內只好暫緩計畫,一直到西元1865年春天才又獨自回到這裡,繼續地畫下這裡的美麗景致。

可能是莫內想起了先前與巴齊爾在這裡寫生作畫的愉快時光吧?他寫給巴齊爾一封很簡單扼要的短信:

「快來吧!鄉村景致真是美。」

不過,這次巴齊爾並沒有再度到這裡與莫內會合,只有他一人在這裡拼命地作畫!從18633月到1865年春季,莫內兩次到舍依昂比埃作畫,之後完成了一系列以這裡為題材的作品,總數大約有10多件之多。

這批油畫都是以楓丹白露森林裡的小徑為主題,莫內首度嘗試了在不同時間點畫下同一個主題,由於主題不變,改變的只有光線與季節,所以更能夠觀察到一年四季的環境氣氛、或者在一天之內晨昏的光影變化。這種觀察方法後來也成為莫內的「系列畫」的來源,雖然年輕的莫內當時並沒有想到這2次在舍依昂比埃的作畫有何特殊的意義,但是憑著創作的熱誠與拼勁,莫內完成了他最早的第一批令人眼睛為之一亮曠世傑作。

楓丹白露森林裡的光影變化,在莫內的筆下十分迷人。斜射的夕陽映著高大的樹影,拖長了身子橫亙在一片盎然的綠意當中。雖然畫面裡沒有人,但是空無一人的小徑還是有沙沙的聲響,微微地薰風伴著濃綠的森林,緩緩地流淌一地的生氣。

莫內作品中的典型氣質,不用等到中晚年之後才成熟。早在1863-1865年的舍依昂比埃所畫的楓丹白露森林的小徑,就已經可以看到這位偉大畫家的無限魅力,儘管此時他的技法還是很傳統的巴比松派寫實主義風格,但是莫內的作品裡卻有更多的光影效果與光線在森林裡跳舞的戲劇化張力。

莫內與畫室裡的同學一起舉辦的印象派畫展,一直要到1874年才正式起跑。那一年是年輕的畫家們與傳統的學院派風格決裂的關鍵性年代。不過早在1863年楓丹白露森林的小徑裡,莫內早就已經走出了自己的路,雖然當時他自己還不知道這些寫生畫會有什麼貢獻?但是,莫內旋風早已蓄勢待發,即將橫掃巴黎畫壇,成為一方霸主!

「我不是一個偉大的畫家,也不是一個偉大的詩人。我只知道,盡可能地把我在自然前感受到的一切表達出來而已。」

這是莫內在回答友人的信件時,自我剖析地回答。「把感受到的一切畫下來…」這就是莫內,這就是莫內魅力的所在!

    全站熱搜

    amenra013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