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書人手記_2011年6月9日

 

兼談「拉美西斯二世之子」的木乃伊 

 

第三個小孩誕生了:永生之路的保證

 


002.1.jpg  


昨天真是個忙亂的一天,下午那個埃及展在中正紀念堂要舉辦「開箱記者會」,我得去亮個相講幾句話,讓記者朋友們拍幾張照片。但我心裡是明白的,記者會的主角不是我,而且記者朋友們對這個展覽真正有特色的展品也沒啥興趣!他們只在乎新聞性,所以那個「王子木乃伊」才是焦點所在。

那個展覽所謂的王子木乃伊儘管開羅方面都認為他應該不是一位王子,甚至連貴族都談不上。理由是他的裹屍布雖然已被解開,能夠找到的直接證據都已被破壞,但因為這具木乃伊下半身殘存的裹屍布太過於粗糙,而且手指頭上也沒有布條包裹的痕跡,而手指頭上的布條是新王國時期貴族木乃伊的包裹方式,他們從手指頭上用最細緻的布料開始包裹起,這是分別貴族與平民木乃伊最顯著的特徵差異。真正的貴族怎會用如此差勁的布料與拙劣的包裹手法呢?開羅考古博物館所收藏的貴族木乃伊,手指頭上都有布條包裹痕跡。所以這位所謂的王子最多只是位低階貴族,或只是富有的平民百姓而已。 

而如果說他是十九王朝拉美西斯二世之子的話,那更是漏洞百出!因為拉美西斯二世統治的時期是古埃及帝國最強盛的時代,身為法老之子理應享有很好的木乃伊製作工法與技術,所以他身上的雜亂的裹屍布包裹方式透露出一些訊息出來,這也是很有疑慮的部份。

而事實上,英國方面對這具木乃伊所做的體質檢查,因為體質上某些特徵與拉美西斯二世本人的木乃伊近似,所以做出「可能是拉美西斯二世的家族成員,甚至有可能是他的兒子(直系血緣關係)。」這樣的推測性的結論出來而已,並沒有說他就是一位王子。

我想全世界大概也只有台灣,敢如此直接地講他就是拉美西斯二世之子吧?因為在沒有任何直接證據的情況下,僅憑藉體質上的某些特徵就說他是一位王子,太過武斷也太過肯定了!但是,台灣又有幾人能知道這些不為人知的幕後問題呢?古埃及木乃伊的製作方式只能算是古代文明研究一小個支流中的小分流而已,所以台灣學界對它的了解很少,也幾乎沒有人有涉獵這個範圍,所以只憑藉英國方的推測,而我們這邊就如此大張旗鼓說他是位王子,我想這次的王子木乃伊在台北展出,真是讓木乃伊的原始來源的開羅方看笑話了!

昨天下午,結束了開箱記者會之後匆忙趕回學校上課。利用中間的空檔時間,到專為我印刷講義的店家去看了一下,看到滿地堆積的新講義正在裝訂當中,我的第三個小孩「古埃及藝術與文化資料集成III:永生之路的保證」終於要誕生了。

這本新講義,完全以木乃伊的製作技術,切割、乾燥、包裹、儲存,作為主題。收錄了這幾年以來寫的6篇相關文章,都是我的讀書報告與心得總結,沒啥太關鍵性的資料,只是把文獻資料給彙整起來而已。但是,看完這本2萬多字的講義,至少對木乃伊會有比較正確的認知與體認吧?

這本講義會使用在6/25的演講當中當做補充材料。印量300本,它正等著在演講當天呈現場來聽我講商博良的發現之旅的朋友眼前。

    全站熱搜

    amenra013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