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礎文獻補充教材_古羅馬

 

對婦女迷戀格鬥士的嘲諷

 

邱建一2012.2.19.

文本來源:Roger Hanoune & John Scheid, Nos Ancetres les Romains., (FRA)Paris, Gallimard Press. 1993. pp:142-143.


 

詩人丘芬諾(Juvenal),完成於西元100年左右的《諷刺集》第六篇醜化羅馬的婦女。他一方面描寫藝人和運動員,一方面譴責羅馬婦女對演員、舞者、樂師,以及格鬥士過度的崇拜。丘芬諾認為她們的行為非常可恥,因為她們被那些被視為社會寄生蟲的人吸引而痴狂。

以下內容引自丘芬諾,《諷刺集》第六篇的全文。

(文本)

在我們的廊柱下,有你心目中期待的女人嗎?

我們劇院所有的看台上,有任何女人值得你選擇,而且毫無恐懼的去愛嗎?

當巴帝樂(Bathylle)以淫穢的姿勢開始跳舞、杜奇亞(Tuccia)不再是自己感官的主宰、阿普拉(Apula)突然發出長長的哀嘆聲,就像是在熱吻中、帝梅蕾(Thymele)對殷勤啞然以待,就像她仍然毫無經驗,而正當學習之中。但是當表演季節結束,劇院關閉空無一人時,只有廣場仍有迴響,在貴族競技和平民競技之間的空檔期,我們的女人非常憂鬱。想動一動阿西烏斯(Accius)的面具、酒神杖和襯褲,烏畢固斯(Urbicus)在一次集體移居時,作了一個阿德拉奧多諾耶(Autonoe d’Atella)的手勢而引發大笑,她愛慕阿利雅(Aelia),但她沒有錢,要有錢才能叫一個演員寬衣解帶。

元老夫人愛皮雅(Eppia)伴隨一所鬥士學校一路經過法羅斯(Pharos)、尼羅河,以及拉葛斯(Lagus)聲名狼藉的城牆,卡諾波(Canope)甚至批判羅馬習俗的殘暴。至於她(愛皮雅),她對自己的房子、丈夫、姊妹漠不關心,甚至對自己的國家也絲毫不關心。她遺棄自己的哭哭啼啼的小孩。

一個壞女人啊!

更可怕的是她放棄巴利斯(Paris)和競技場的娛樂,從孩提時期開始,她生活在父親的提供的富裕環境當中,睡在灑有金粉的搖籃裡,但是她向大海挑戰,就像是向榮譽挑戰一般,對她們這些養尊處優慣了的女人來說,這點犧牲不算什麼。以一顆大無謂的心,她面對帝黑尼(Tyrrhenie)的海浪、愛奧尼(Ionie)遠方的波濤澎湃,而她必須一一穿越這些海洋。

如果女人必須為一個正確而誠實的動機而冒險,她們會害怕而嚇得發冷、雙腿顫抖發軟。她們只有精力作無恥的事。

如果那是一道丈夫的命令,上船是一件多麼害怕的事啊!船底水井的味道很難聞,令人暈頭轉向。但是如果有位多情郎在,胃絕對沒有問題。丈夫只有令人噁心想吐,有情人相伴,可以和水手一起吃飯,在船尾打轉,以操作粗硬的繩纜為消遣。

是什麼樣的魅力使得愛皮雅如此充滿熱情呢?哪一個年輕人使她如此著迷呢?她到底看到了什麼?竟然可以忍受人家叫她「女格鬥士」呢?

是這樣的:塞吉歐律斯(Sergiolus)已經開始刮下巴的鬍子,他手臂上一道道的傷疤讓他對退休抱著一絲希望,他的臉因為多次的不幸而變醜,鼻子中間有個大腫塊,被頭盔弄得滿頭是傷,嗆人的體液一直從一隻眼睛流下來。

但是,他是一個格鬥士!

只要這一點,就可以把他們全部變成伊亞聖特(Hyacinthe),使得他們勝過孩子、勝過國家、勝過姊妹、勝過丈夫。

她們愛的是鋼鐵之軀!

(Roger Hanoune & John Scheid, 1993. pp:142-143.)


    全站熱搜

    amenra013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