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書目一百本(9)

 

發現藏經洞

 

原著:()Marc Aurel Stein

譯者:(中)姜波、秦立彥

 

台北.台灣書房,2007。(繁體字版)

平裝,21.0x14.8cm,228頁。

NT 280

邱建一2010.5.23.


img674.jpg 


 

100523

廿世紀初期,匈牙利探險家斯坦因(Marc Aurel Stein, 1862-1943)在英國和英屬印度政府的支持下,在1900年至1916年之間進行過三次亞洲腹地探險,之後專注於亞歷山大東征路線的調查,旅行於阿富汗、伊朗、伊拉克、敘利亞之間。

依據探險日誌,他在日後完成幾部重要的著作:《古代于闐》(1907)、《西域》(1921)、《亞洲腹地》(1928)、《西域考古圖記》(1933)、《西北印度西南伊朗的考古調查》(1937)、《在古波斯的考古旅行》(1940)。而始作於1933年的《西域考古圖記》一開始預計它是另一本未發表的《古代和闐》的續編,但後來因為陸續增訂內容而獨立出版,並且有各種不同內容、不同年份的版本。

這本《發現藏經洞》是《西域考古圖記》的部份章節抽離出來的譯本,雖說不是斯坦因原著的完整內容,但由於原書是綜合性的著作,內容原本就十分龐雜,所以雖說是抽譯部份章節,但倒也無損於本書的完整性,而且也易於讓讀者在閱讀時聚焦在敦煌這個題目之上,不至於游離焦點。

西元1907521(第二次亞洲探險),斯坦因重返甘肅省敦煌市。這一天對中國來說是慘烈掠奪的開始,但對於佛教史來說卻是大放光明的一天,深鎖千年的珍貴文物從斯坦因手中流落海外,成為世界文化的重要一環。而事實上他在19073月就曾路過敦煌,之後又再度折返,但這次折返敦煌的目的其實並不在調查測繪古代遺址,而在於19006月才被意外發現的「藏經洞」(考古學編號為莫高窟第17窟)。

在這裡,他聽說了藏經洞已被發現的消息,並藉由一位當地蔣姓師爺(蔣孝琬)幫助之下,與發現者王道士(王圓籙)取得了聯繫,並且一步步地利用金錢收買與信仰力量與王道士建立友善的關係,最後他將這些珍貴的文獻資料運出中國,成為世界各國博物館的收藏品。

「5月21日,我重返敦煌石窟,準備將我早已擬好的計畫付諸實施。讓我感到滿意的是,除了王道士之外、他對我的兩個助手以及一個身份卑賤的西藏喇嘛(他不懂漢文,所以對我的計畫不會有什麼危險)以外,整個遺址別無他人,一片荒涼,彷彿是一個被人們忘卻了的地方。王道士等候在那裡歡迎我的到來,在這一年的絕大多數時間裡,他都可以稱得上是一個孤傲的、終於職守的人。他看上去有些古怪,見到生人非常害羞與緊張,但臉上卻不時流露出一絲狡獪、機警的表情,令人難以捉摸。…當我來到最北端的洞窟時,我瞟了一眼藏經洞的入口,那裡就是發現大批藏經的地方,經卷至今還封存在裡面…。」

斯坦因到底從這裡拿走了多少件文物,至今一直是一個謎!而他本人在《發現藏經洞》裡儘管累篇敘述他的「偉大發現」、炫耀自己廣博的文字學知識,但卻又巧妙地絕口不提到底從這裡掠奪了多少件文物?我們只知道他從王道士手上買到230捆文書,這些文書的總數是:「23箱經卷、5大箱仔細包裹好的絹畫」。至於他為何不肯透露這些珍貴的文獻總數,這是因為他回國之後,除了要交給英國政府一定的數量的文物以履行合約之外,還要靠販賣這些強取豪奪的文物以致富!

自從斯坦因之後,藏經洞的文物被外國探險者陸續強取豪奪,先至者花錢買經卷文書,後至者掃其遺存,沒有文書可買時甚至動手剝取壁畫、搬走雕塑。敦煌文物到最後殆無遺存,僅留著空空蕩蕩的石窟寺而已。

讀這本《發現藏經洞》時心裡是無比沈重的,因為藏經洞一度屬於我們所擁有,但現在已經是世界各國博物館用以展覽的重要文物。千百年前因為戰亂,敦煌的士民僧眾在倉皇之間將這些經卷文書密藏在這裡,但他們沒有再回來開啟洞窟,密藏千年後在20世紀初期被意外發現,不過在短短的30年間,整個藏經洞文物都被列強以各種手段掠奪到海外,成為妝點各國博物館的珍品。

這是沈痛的歷史,不能不讀的一本列強侵略史!

 

    全站熱搜

    amenra013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