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聯絡方式
直撥電話:(02)2571-3740 行動電話:0932-039-410 電子郵件:news@artfocus.com.tw

20世紀初期

 

公開表演的裸體秀

 

邱建一2013.10.28.


IMG_5943

20世紀初期,巴黎咖啡館招徠顧客的小廣告(局部)。1910-1940年間,巴黎新區(13-20區)的某些咖啡館經營了這種特殊的生意,在原本專門提供給情侶幽會稱為「側室」的小房間裡上演實境演出的春宮秀,這種表演在1940年之後因為照相機發明而逐漸式微,走入歷史~


  

20世紀初期是個光怪陸離的世界,大概是是因為上個世紀舊世界的結束吧?封建制度與貴族建立的道德觀與價值觀的藩籬,隨著大革命與工業革命也隨之解放,中產階級興起之後,許多原本被禁錮的行為,也一起被「解禁」了。而裸體這個題材,在戲劇、繪畫、舞蹈...當中開始大量出現,「窺淫癖」在過去被認為不登大雅之堂的行為,自此堂而皇之地被搬上公開表演的舞台。

 

挑戰社會大眾容忍尺度底線的裸體表演,1906年12月在巴黎蒙馬特的紅磨坊登場!當時一位舞者演出以希臘神話為主題的戲劇《潘》(Pan)時,全身赤裸一絲不掛地上陣,這實在是太.....刺激、太......驚悚了,觀眾一片譁然,哄鬧地幾乎掀翻了紅磨坊的屋頂!

雖然現代人對於裸體已經見怪不怪了,但在此之前的戲劇演出,如果有裸體的需求,演員都是穿著肉色緊身衣上陣的,甚至在重要部位還得裝飾以樹葉、薄紗稍事遮掩一下。但這次居然是完全裸體一絲不掛,這簡直是過去從未有過的激情演出。

 

雖然演員事後宣稱,她有「剃掉體毛」,所以「像是夏娃一般的純潔」。之所以這樣做的原因是過去的道德尺度的問題,在此之前的19世紀繪畫可以接受裸體,但不得畫出任何體毛,裸體的人物得像是嬰兒一般的純潔,體毛被認為是動物性的象徵與肉慾的代表。

但是,輿論還是無法接受,評擊猛烈!不過表演者對社會道德尺度的挑戰這才剛剛開始而已,戰事一觸即發~

 

在1906年底的《潘》劇之後,隔年年初的同一戲劇表演又再加碼演出,這次不但全裸上陣,而且不只一位舞者,甚至還彼此親吻撫摸對方,舞台上一條條赤裸裸的身體緊緊地交纏在一起,這次觀眾看得面紅耳赤,連大氣都不敢喘一口,雖然社會輿論譁然,但演出的票房火熱,每天紅磨坊裡都擠滿了人,大家都想來看看這到底是怎回事!

 

由於觀眾的捧場,1907年底,紅磨坊再編另一齣劇,這次連用來稍事遮掩一下的希臘神話都不要了,就明明白白直接地以《肉慾》(La Chair)為主題,演員們再次的全裸上陣,而且還大方地對觀眾抖動乳房。自此,偷窺狂與窺淫癖終於找到了舞台,各種型態的裸露表演一發不可收拾,在歐洲各大都市都有演員裸露的劇碼輪番上演,而觀眾也樂不可支,蔚為風氣!

 

為了吸引觀眾的青睞,以裸露為主題的表演不管是戲劇還是舞蹈都取了個讓人一目瞭然的題目:《裸體的巴黎》、《你見過我的裸照嗎?》、《裸體小寶貝》、《一覽無遺》、《我要裸體!》、《一裸到底》、《女士們,脫光吧!》.....。這些戲劇不用多加解釋,觀眾在入場前光看戲劇名稱就知道要表演些什麼?

 

在1907-1908年的表演節目單上,裸露成為賣點、成為時尚的符號。因為這類的表演有市場,所以即便另外一些原本比較正經點的劇碼,在表演時演員一抓到機會就開始大脫特脫向觀眾展現裸體。戲劇橋段中有洗澡的一幕,演員就順勢脫光、表演中有睡覺的一幕,演員當然也是脫個全身精光面向觀眾道晚安,甚至連改編過的《羅密歐與茱麗葉》男女主角原本只需要輕吻額頭牽牽小手即可,但在劇院老闆與導演的要求之下,羅密歐脫光了、茱麗葉也坦然相見。脫光光....成為20世紀初期觀眾最大的娛樂與賣點!

 

一位巴黎的劇評家在報紙寫了這麼一段戲謔的評語:

「剛開始的時候,還有點好玩、新鮮與刺激,不過一旦這類節目有了市場,凡是有演出機會時就有女孩自願地挺著乳房、露出肚皮,使勁地扭動著身軀。各種下流淫穢的裸體紛紛登台表演,一點點都遮掩都不要,就像是肉販砧板上的肉,有時可能是上好的肉,但畢竟還是肉!」

 

但是,以裸露來吸引觀眾終有其盡頭,當觀眾的視覺觀感麻痺之後,到最後光是裸露已經不足以吸引觀眾了。這種裸露的表演終於推到了高峰,一場真槍實彈的以同性戀人為主題的戲劇《勒波雷》(Lepelley)終於在1909年於蒙馬特紅磨坊公開上演:

「這位小姐仰身躺在椅子上,赤裸著上身與乳房。另外一位小姐在她身邊坐下來,把自己的衣服脫光,之後她們彼此擁抱、用身體交纏摩擦......(以下省略露骨的描述)。直到她們的身體開顫抖,把對方的情慾挑逗到顛峰。」

 

雖然這是同性之間的表演,離男女演員現場演出的春宮秀還有點距離。不過,由於演員的演出已經是直接碰觸到彼此的私處,而且還不只是點到為止就罷了,據說是持續了很久很久貫穿了整齣戲劇......大方地讓觀眾觀看整個過程。

 

這場演出終於觸怒了司法體系,演出時警察早在現場監視,可能是怕觸怒觀眾引起暴動吧?所以警察耐心地等到表演完畢才逮捕演員與工作人員。在審判時,劇團以「社會寫實」辯解,認為這場表演是要呈現「社會現象的真實面」,但最後劇團團長還是被判刑3個月,同時處以200法郎,表演者被監禁1個月,另加罰款50法郎。

法官宣判時還特別說明理由:「這種表演完全脫離藝術,粗俗的寫實主義和令人反感的情色表演絕對屬於淫穢的範圍。」

 

在這次的事件之後,法國內政部長克雷芒索(Clemenceau)依據法院的判例而下令警察單位,開始在巴黎與其他外省地區大力取締裸體演出,絕不寬待,抓到有演員裸體表演就監禁這些人,並對劇團和提供表演舞台的劇院處以高額罰金。自此,在舞台上裸露的風氣也就收斂了下來。

 

不過,裸露表演的風氣並沒有因為警察取締就因此消聲匿跡,而是轉入了地下,而且更火辣、更直接了。

 

公開表演在1910年之後不再存在,但演變為在私人會所、沙龍之中的小型演出,甚至在咖啡館專供情侶約會稱為「側室」的小房間裡招來顧客,對特定觀眾收取高額的費用以現場觀看表演。這種沒有公開的裸露表演,事實上已經是活春宮了,男女演員大方地演出一場做愛秀,花招百出讓觀眾看得目不暇給。

 

不過,到了1940年之後,由於照相機發明,讓有窺淫癖的觀眾有了更廉價的新管道。不公開表演的春宮秀又沉寂下來,因為既然有照片可看,那就不用付出大筆鈔票還得躲警察去看表演了。

照相機的發明讓裸體表演有了新舞台,自此新的天地展開,又是另外一番新天地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Blog邱建一 // 蠹魚的第一千種死法!

amenra013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訪客
  • 你文筆好好...
  • 路人葵
  • 精彩!原來情色表演也這麼有學問!有沒有這方面學術論文?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